饶平客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7万

积分

0

好友

2万

主题

发表于 2020-6-25 01:39:30 | 查看: 107| 回复: 0
李成栋攻占广东后,自以为功勋卓著,两广总督一职非己莫属,岂料清廷在人事任用方面总是优先选用所谓辽人。同李成栋一道从福建进入广东的汉军总兵佟养甲尽管没有多少军队,也没有多大战功,却因其辽人身份而被任命为两广总督兼广东巡抚▼,李成栋仅被任命为两广提督,不仅无权过问地方政务▽,而且在军事行动上还要受佟养甲的调度和节制。原先的同僚地位变成了上下级关系,李成栋内心的不满逐渐积蓄■。到1648年正月,当江西提督金声桓、副将王得仁反清归明的消息传来时•,李成栋认为时机成熟,决定反正易帜。四月十五日,他在广州发动兵变,剪辫改装,用永历年号发布告示▽,宣布反清归明。总督佟养甲仓皇失措,被迫剪辫,违心地附和反正。李成栋搜出佟养甲所藏总督印章▪,在广东全境发布文告,并派兵驻守各个关口,尊奉永历帝为正统,一时间完全控制了广东全境。  短短半年多的时间里▽,施琅随郑成功转战各地,犹如龙归大海一般,纵横驰骋,所向披靡,攻城拔寨•,连获大捷,之后继续采取寓抚于剿、以剿逼降的策略,取得了显著成效,充分展示了施琅知兵善战、富于谋略的军事才干,在郑军中树立起了很高的威望●,赢得了将士们的信赖和尊重。其所率领的左先锋镇,成为了郑军中作战能力最为强悍的一支部队。  当天晚上,郑成功在虎溪岩设宴,回请郑联。郑联接到邀请□,毫无戒心,当即前来赴宴。在酒宴之上,郑成功殷勤地向其劝酒=,郑联也放怀畅饮,至深夜才掌灯而回。行至半途,预先埋伏在路旁的郑成功部将杜辉等突然冲了出来,郑联毫无还手之力,刺杀行动极为顺利。杜辉等人杀死郑联后,割下其首级并藏匿起来,然后飞报郑成功□。郑成功得到消息,立即令随从士卒在岩顶放起号炮,自己则火速领兵进入厦门。一进城内,郑成功便作悲状痛哭:“是谁杀了我的兄长,此仇不共戴天!□”并大喊捉拿凶手,为郑联报仇雪恨。他又派兵守住郑联和郑彩的家门,下令没有自己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入=,名为保护族兄家属的安全,实则将他们软禁了起来。随后张贴告示,悬赏捉拿凶手•,有报知凶手消息者,赏银千两,同时安抚百姓,派兵维持秩序,因而厦门城内并未出现动荡和骚乱。这时▷,郑联的部下和战船被施琅等人所困•,士卒被缴械,郑联的部将陈俸、蓝衍▷、吴豪等人被收编。郑彩部下将领杨朝栋、王胜、杨权★、蔡新等人听说郑联已死,也尽皆归顺郑成功▲。  十月下旬施琅随郑成功南下攻诏安,从二十九日至十一月初一□,连续三天围攻县城☆。由于诏安县城墙坚固,清军坚守不出,因而久攻不下。不得已,郑成功只好下令撤围南下▽,进抵黄岗,准备攻打潮州总兵郝尚久。  郑成功部将主要来自四个方面:一是跟随他起兵的洪旭等少数将领;二是福建沿海应募而来的有志之士,如海澄人甘辉、漳浦人蓝登等;三是跟随郑芝龙降清后拨归的佟养甲、李成栋部下,即1648年李成栋反正后由粤返闽的将领,如施琅、洪习山、黄廷等;四是清廷派驻东南沿海的少数仍怀故国之思的将领自发来归•。郑成功对于这些不同出身的将领,大体上都能做到一视同仁,惟才是举。在军事组织方面,郑成功做了精心的改编,主要为了防止出现将领拥兵自重=、飞扬跋扈的局面,这是他总结了弘光、隆武政权姑息养奸的教训而采取的措施。郑成功治军严厉,绝不允许部下对自己的命令有丝毫的违抗-,否则将严惩不贷。正是由于建立了极为严格的军事组织和纪律,郑成功才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统帅◁,而不是徒有虚名的盟主。但同时这种严酷治军的指导思想◇,也使郑成功显得寡恩薄情△,即御下极严,吝于奖赏☆,苛于责罚,用法严峻,稍拂其意,动辄杀戮,是后来造成郑军将领纷纷叛离的原因之一,尤其后来在处理施琅一事上,更是郑成功的重大失策和过错。  当时,潮州土豪多有乡团武装,拥兵割据,占地为王…,既不向清朝的官吏纳税交粮,也不服从郑成功的号令▷,甚至抗拒、偷袭郑军。鉴于这些地主武装力量不很强大▷,郑成功决定逐一分兵平定。《先王实录》记叙了这一时期施琅在郑军中的战斗经历。十二月▷,施琅奉郑成功之命,率兵攻破与郑军对抗的揭邑白灰寨,擒获负隅顽抗的李芳◆,左近各寨闻风慑服。顺治七年(1650年)正月,郑成功进军至潮阳,施琅奉命率兵攻破了对抗郑军的溪头寨◁。二月★,郑军进入洋X(左氵右戎)水,攻打恃险不服并抗拒郑军的诸寨。四月,施琅随郑成功打败九军▲,“破其溪头寨之顽恶而险要者”●。紧接着,郑成功与郑鸿逵合兵攻打新墟寨•。此时,与新墟寨相勾结、打着南明旗号的潮州总兵郝尚久率部驰援新墟寨,郑成功下令攻之=,-“左先锋施琅●、后镇陈斌等向前▲,才交一合○,左右伏兵齐出,陈斌、施琅跃马冲入敌阵中砍杀,锋不可当。虏遂奔溃▲,生擒尚久中军陈禄而回,诸将继进追杀☆,横尸遍野,尚久仅以身免。”五月•,郑成功率部转战至揭阳,施琅再行招抚,接收了诏安九甲的农民起义将领万礼,并收编了他所带领的义军数千人。  1650年8月,施琅跟随郑成功回到了福建。郑成功的军队力量虽然不断壮大-,但所占据之地盘却甚为狭小,缺乏一个稳固的后方和长久的立足之地,郑成功深以为忧-。《先王实录》记述说:早在1647年11月,郑成功就在为缺乏根据地而苦恼☆,他曾说:☆“我举义以来,屡得屡失……欲择一处△,以为练兵措饷之地。”黄海如到来后,郑成功与之讨论这个问题,黄海如建议郑成功夺取潮州为根据地,认为潮州城池坚固,便于防守,更重要的是…,潮州地域宽广,人多地广◁,物产丰富•,可满足军队所需…。郑成功曾一度准备选择潮州地方作为根据地,多次对潮州城发起攻击,但均无功而返•。郑成功终于意识到,己方所长是海战,陆上清军的八旗兵剽悍凶猛,势力强大,自己的军队根本无法与之抗衡。于是,郑成功决心像父亲郑芝龙一样,建立一支强大的水师,他将目光投向了厦门和金门这两个岛屿•。此地距离部下将士们的家乡不远,如若据有,将其建成稳固的后方基地,不仅军心稳固,更可发挥部队善于海战的特长◆。  其次,施琅对郑成功较为了解,确信郑成功是非凡之人▪,跟随郑成功不仅能得到重用,还可以成就一番大业,比较符合施琅长期以来渴望建功立业的心理追求。郑成功在施琅遭受挫折、处境困难之际,远至黄岗迎请他入海,家居装修在时机的选择上显得十分高明◁,这也易于打动施琅。可以说,此时的施琅对郑成功是充分信任的,而且自始自终都佩服郑成功的才能。施琅从十七岁起就加入郑芝龙的军队…,饶平郑姓后来成为其手下的著名将领,直到郑芝龙降清,前后达九年。而郑成功从日本回国,此后一直生活在郑芝龙身边,加之施琅比郑成功年长三岁,彼此当有所了解。郑成功谓“素悉公(施琅)英名”,说明郑成功对施琅的才能颇为赏识,而施琅对郑成功的敬佩可以从后来他和李光地之间一段关于“奇士●”的谈话中得知。据《榕村语录》中记载,一天●,李光地与施琅闲聊,曾谈及有关当世奇士的话题。李光地问:▲“施尊侯[1]其生平所见人物有奇士否?”施琅答曰:“满州开国老将或有能者=,不及见矣=,今日殊少,汉人亦少也。黄石斋[2]先生自是忠烈,自幼铁骨,肢体俱残,百折不回,卒就义……只是无用人,做不成甚么事◁。”李光地执意相问□,施琅良久答道:如果一定要我说出今世奇人的话■,当首推郑成功▽,他秉性刚毅果断□,广有谋略,其次,比我略微逊色一点的应算是刘国轩。足见其对郑成功的才能评价之高。  厦门背靠漳州、泉州大陆,面对金门■,与台湾▽、澎湖列岛隔海相望▽,由本岛、鼓浪屿岛、九龙江北岸沿海地区及附近小岛、海域和同安县组成▪。占据厦门无疑会令不习水战的清军望洋兴叹,无可奈何▪。  就在郑成功心存犹豫之际,他的一位族叔郑芝莞前来拜见。此人向来与郑联不睦,趁机进言:“建国[3]远行▽,惟联在厦-,迩来横征暴敛,民不聊生,取之正当其时。”郑成功闻言心动。  1647年下半年,饶平郑姓郑成功还只是定国公郑鸿逵的助手•,由于加强了自身力量的积聚,到1648年,已形成一支清军不可小视的军事力量。  当时▷,占据金门的是郑成功的族叔郑鸿逵●,此时与郑成功的关系尚好。而占据厦门的乃是郑成功的族兄郑联、郑彩,兵力强盛,战舰颇多,且向来轻视郑成功:☆“少年乳臭,虚名而已,何足介意?”郑成功很想袭击郑联,但又担心郑联的战船数倍于己•,其部下又多强将,倘袭取失败▼,反而增加了一个劲敌,○;且郑联与郑成功族谱相通,尤恐担戴杀兄的罪名。  郑成功原本驻兵于鼓浪屿等小岛●,因素知施琅兄弟能征善战,智勇双全▽,遂一直希望借助其才能■,进一步壮大自己的实力▪。当他闻听施琅受困于黄岗,特意率兵赶往迎接▷。走投无路的施琅能得到郑成功的如此礼遇•,饶平郑姓内心自然十分感激,因而倾心顺从。就这样★,顺治六年(1649年)的二月,施琅跟随郑成功走上了反清复明的道路。  最后一点是,当时的施琅并无强烈的忠君爱国的思想▼,对建功立业的渴望之强烈使他并不在乎建功立业的地点与方式。随郑芝龙降清本非他的政治追求▼,事实上他当时也没有明确的政治追求。那么脱离清军也就不存在心理障碍了•。  这一时期,施琅与郑成功可谓“有鱼水之欢…”。然而,就在两人密切合作,不断取得军事胜利的时候,这种亲密关系逐渐出现了裂痕。  1648年(顺治五年、永历二年)正月二十七日,清朝的江西提督金声桓、王得仁擒杀巡按董学成…、布政使迟变龙、湖东道成大业等•,宣布反清复明,在整个东南隅引起强烈震动☆,而此时郑成功也攻下了福建同安。东南地区四处战火不断…,清政府穷于应付。  另外还有一个因素也不可忽略▽,那就是施琅具有很强的孝悌观念,他必须为亲人家眷的安危着想□。郑军的主要活动地区在闽南和粤东,距晋江不远…,而且当时活动的中心安平与南浔乡仅咫尺之遥,施琅投奔郑成功一方面便于与亲人相聚,另一方面解除了后顾之忧。事实正是如此▼,施琅加入郑军后不久,施显也因家乡正经受着战乱,便护送家人来到郑军中与施琅团聚。这样,施琅、施显一道效力于郑军中,共同征战,开始了幼年时向往的“著勋名于千古”的征战历程▲。  施琅加入郑军后仅一个多月•,即顺治六年(1649年)的三月,奉命攻打彰浦,清军副将王起俸暗中向其示降,并在不久后投了郑军●,因而郑军很快即夺取了彰浦▲。十月十八,郑成功挥师攻打云霄。处于闽广交错之地…,乃士商往来之所。虽非县城可比,然为漳郡咽喉,全闽门户…,且逼邻海滨=,诚要区也•。◆”云霄守备张国柱留旗鼓中军姚国泰守城,自己率兵千余于离城五里外列阵迎战。左先锋施琅等从左翼前进,未行数里便与清军相遇,施琅随即挥师直冲张国柱,第三章 反正重家居装修归 辅佐郑氏饶平郑姓两人交锋,战约数合,右先锋杨才领军赶到,清军阵势大乱。施琅部下左先锋镇副将、其弟施显跃马提刀,冲向张国柱=,一刀将其斩于马下。清军溃败,郑军乘胜掩杀,直杀得尸横遍野,郑军遂攻破云霄城,活捉中军姚国泰=。这是施琅•、施显加入郑军后的第一次大战▪,彰显英勇与善战,从而在郑军中初建威名。  在此期间○,郑成功在广东和福建沿海一带坚持与清兵作战,起初跟随他的仅三百余人,粮饷和器械都很缺乏。顺治四年(1647年),郑成功自称“招讨大将军”,在南澳招募军队,筹措粮饷,修船练兵☆,之后将所招募的数千人带至鼓浪屿进行训练,又派黄恺到安平镇继续筹饷。郑成功广召文武人才☆,沿海农民•、渔民、水手以及不愿随郑芝龙降清的将士悉数投于其麾下。原浙江巡抚卢若腾△、进士叶翼云、举人陈鼎等相继而来,郑成功对他们礼敬有加,每遇重大事情均征求其意见,逐渐形成了一个共同决策=、联络各地抗清势力和治理地方的文官幕僚班子●。同时◆,郑成功凭借其在隆武政权的地位以及郑芝龙的关系▪,不断扩大军事实力。不过一年时间•,郑成功组建了一支兵卒十万余、战船五百艘的声势浩大的军队。顺治五年(1648年)三月☆,郑成功攻同安,家居装修战于店头山,清守将弃城逃遁。五月攻泉州,围攻了七十天,直至九月清总督陈锦率师来救,方才撤退。郑成功退兵后,得知永历帝即位,不禁以手抚额欢呼道:“明室有主!”当即遣人赴肇庆,奉表朝见永历帝•。十月,永历帝遣使封郑成功为威远侯,郑成功从此奉永历为正朔。  郑成功袭取厦门,兵不血刃取郑联○,在这场奠定抗清基地的重大战役中,施琅献计献策,亲身参与★,充分显示出其过人的谋略和胆识,这也是施琅在郑军中立下的最为卓著的战功。  其时驻守潮州的是李成栋手下的健将郝尚久▲,由于起兵诛杀了原清朝派驻的潮州总兵-,攻占潮州后-,被李成栋委任为总兵。施琅“自南雄抵潮郡。适潮将郝尚久者■,粤师辖也。阳犒师牛酒▪,而包藏祸心,召诸部阴为图公。公侦知其事,急拔众走饶平,据守月余。”施琅在饶平坚守待援▪。然而▷,被困月余,郝尚久的部队越围越多,攻势也越来越凶猛,急切盼望的援兵却不见踪影-。无奈之下◁,施琅□“踞守阅月突围出,且战且行,连日夜间关险阻。”可以想见这场追逐战的惨烈。经过殊死拼搏,在付出了惨重代价后,施琅率领仅余的几十人突出重围•,暂时摆脱了郝尚久的追击。  郑芝龙被裹胁前往北京之时,跟随其一同降清的施福被▼“题受原爵”◁,并被授予总督十镇官军的大权,施琅则仍任总兵◇,表面上颇受重用◆,但这不过是清政府对归降将士采取的羁縻手段,同时也是利用郑芝龙旧部征剿东南抗清武装的策略而已■。  中秋之夜,郑成功的战船来到了鼓浪屿。为了麻痹郑联▷,他先派人给郑联送上稻米千石为贽见之礼■。郑联原本就十分狂傲▽,此时见郑成功给他送来了甚为短缺的粮食,且所率的战船又少,不疑有诈▪,未加丝毫的防范。  无论基于何种原因▷,总之施琅率其八百壮士,追随郑成功走上了反清的道路■。在以后的征战中,施琅所统率的这批劲卒,成为郑成功部队的重要力量。  施琅得知郑成功欲取厦门,即劝谏说:■“征之未见为是,当设计图之。”郑成功道:“试陈可图之计◇。”施琅说▷:•“联乃酒色狂徒■,无谋之辈,藩主[4]可领四只巨舰▷,扬帆回师,停泊鼓浪屿★,彼见船少,必无猜疑。其余者陆续假为商船,或寄泊岛美-、浯屿,或寄大担▷、白石头◆,或从鼓浪屿转入崎尾,或直入寄碇厦门港水仙宫前◆。藩主登岸拜谒▼,悉从谦恭,然后相机而动,此吕蒙智取荆州之计也。=”郑成功闻计大喜•,连声赞叹道:“此计甚当。”于是依计而行,挑选健将五百人,令施琅等将领统率,又配船四只,自领前往。  此时,一些旧部下前来投奔。此前施琅从闽入粤时…,曾在潮阳招降过郑芝龙的旧部▷,这些人由于不愿到广东北部,因而未随施琅前往,大多散落在附近的村落。此时这些人“闻公至,皆迎拜拥护以行”,施琅“遂集劲卒-,得八百人,至黄岗暂憩焉。-”   施琅追随郑成功转战各地,接连取得军事胜利,郑军力量逐渐强大。施琅献计智取厦门,不仅使郑军有了稳固的后方基地,更为郑氏集团坚持六十余年的抗清斗争奠定了基础。  第二天一大早,郑成功前去拜见郑联,向郑联请求道:“师屡败绩,赧颜相见,倘吾兄见怜,以一旅相助,得片土栖身,终不敢忘大德。”联曰:“吾弟何出此言…?军旅相助○,分所当然。”[5]郑成功谦卑地表示了感激之情▪,之后便随郑联一同喝酒去了。此时◇,郑成功见郑联毫无防备,骄兵之计已经实现○,便告辞而出,密令战船陆续进港★,悄悄靠近郑联的战舰,并约定以炮声为号◆,抢占郑联战舰。  1647年十月,施琅嘱咐施显在家奉养父母,自己则奉命跟随施福、郑芝豹,率兵入粤,持郑芝龙的牌扎,到白沙开展招抚活动。他们在甲子门击溃了“海寇”苏成,招降了明总兵林瑜等人。尔后,施琅又受施福、郑芝豹的派遣,随同广东提督李成栋▲、监军戚无弼等援剿顺德的海寇,不多时日•,施琅就协助李成栋肃清了广东境内的土匪及一些反清武装,控制了整个广东。  正当施琅深陷焦困之际,一位白衣客突然造访■,此人便是改变了施琅一生,又与之恩怨相伴一生的郑成功○。  此时中国南方的局势十分混乱。隆武政权灭亡后两个月,即顺治三年(1646年)十月初十▼,朱由榔在广东肇庆就任监国。他生性懦弱▪,遇事毫无主见=,担当中兴大明重任实在是难为他了=。朱由榔任监国七日之后,传来赣州失守的消息▼,顿时惊惶失措,急忙逃往广西梧州。这一举动使永历政权在广东失去了人心■,其直接恶果是上演了一出同室操戈的闹剧。十一月初五,唐王朱聿*(左为钅,右为粤)抢在朱由榔之前,在广州正式称帝,改明年号为绍武元年。尽管这个政权在这年十二月即被清军摧毁,其年号从来没有使用过-,但在南明史上仍习惯称之为绍武政权。朱由榔等人闻知朱聿*(左为钅,右为粤)登基消息后甚为后悔,又于十一月十二日急忙东返肇庆□,于十八日宣布即皇帝位,以明年为▽“永历”元年。这样▼,在广东一省之内,同时建立起了两个南明政权,各自拥有抗清武装•,并各有拥有追随臣民。然而,两个政权却不顾大敌当前☆,彼此间为争夺所谓的皇室正统,置国家大局于脑后△,原本就不强的抗清力量遂为争夺名号而相互攻讦,乃至兵戎相见:先战于三水,官僚们仍然因袭了过去朝廷内的党争故态,一切都以个人和小集团的利益为中心,尽管有少数正派官僚以民族大义为重▪,希望共赴国难…,挽救危局,但其呼声也湮没在纷争的鸦噪之中。就在绍武政权同永历政权自相残杀之时,清军在佟养甲、李成栋统率下由福建经潮州●、惠州向广州急速推进●,一路摧枯拉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扑广州。十二月十五日,仅存月余、其“业绩”就是打了一场争夺帝位内战的绍武政权犹如昙花一现▼、转瞬覆亡。佟、李占领广州以后,随即挥师向肇庆进发○。永历皇帝又故伎重演,仓皇逃至梧州,复又逃至桂林。永历政权自建立之初便处于颠沛流离之中,到1662年,永历帝父子被吴三桂用弓弦绞死,南明最后一个政权结束。这一政权存活了十五、六年之久•,反倒是南明小朝廷中气数最长者-。  攻取厦门,对郑成功军事力量的发展有着十分重大的意义。吞并郑联、郑彩所部后,郑军实力大增,厦门从此为郑成功所据,并成为郑军抗清基地。郑成功在厦门扩充整编军队◇,分为中◁、左、右…、前、后五军△,军下设镇,每镇辖兵一千二百人▷,尤其注重水师训练,辖下水师“舳舻阵列□,进退以法,将士在惊涛骇浪中▲,无异平地,跳踯上下•,矫捷如飞”。为解决军队给养,郑成功还进一步发展海上贸易,同时派遣洪政招安铜山、南澳◆、闽安诸岛-,郑成功自领中军,以冯澄世为参谋,纵横东南海上★,结成海上长城。郑成功以厦门为基地,充分利用其具有海洋与大陆相隔的地理优势,尽展郑军长于海战的特点,队伍迅速壮大起来。可以说-,夺取厦门为郑氏集团坚持长期的抗清斗争奠定了基础。  这时,施琅的族叔施福带领澄海人黄海如来投-。施氏叔侄俩曾一同随郑芝龙降清,现在又再次聚于郑军中◆。在《先王实录》中杨英记载:黄海如见郑成功后,便劝说郑成功放弃攻打早有准备的潮州城▪,改为攻掠实力相对弱小之敌,以裕兵饷。郑成功采纳了他的建议,便以黄海如为谋士◁,开始挥军征剿各地不遵号令的割据势力,一方面筹集军饷,另一方面补充兵员,扩大力量。郑成功在挥军攻打这些山寨的过程中▷,进行过一些残酷的杀戮,以扬军威○,树立威信。这个时期的郑军力量还不甚强大▪,在当时豪强林立的境况下,采取强硬手段以收威慑之效也是必要的,但却难免杀戮太重●;《先王实录》中对此虽有所回避,但仍有记载:□“藩进入洋X(左氵右戎)水,平山寇有员山寨和尚寮恃险不服,攻之▲,……藩挥令各镇将寨掘平之,男妇一尽剿杀无遗★,余寨闻风归顺……”   施琅不愿加入李成栋的反清武装,却舍近求远加入了郑成功的抗清斗争,是基于他的认识和情感的。施琅与李成栋相处时日总计不过一年有余,难以对其产生信任感。况且,施琅胸怀大志,就李成栋的才能而言,也不是可以托付之人•。此外,如果施琅在粤北参加李成栋的反清行动◇,势必连累其在晋江的亲人,而粤北又距晋江甚远,倘若家中有难,则鞭长莫及。事实证明,施琅脱离李成栋是明智的选择。到了第二年(1649年)的二月▲,清军收复了广东各地,李成栋兵败身死。而加入郑成功的抗清队伍☆,则有着多方面的原因△:  郑彩接到郑联为郑成功所杀的消息后◁,领着战船百余艘逃至广东南海一带。郑成功派人前去邀请,郑彩长叹一声:•“我已年老气衰。依我所见,诸子弟中▪,能成大器者,惟大木[6]。▽”于是将兵船悉数交给了郑成功。郑成功见郑彩诚恳,再无猜疑,待之甚厚。  施琅率部撤到黄岗,处境依然危险,但接下来究竟何去何从,施琅心里茫然。广东被李成栋所控制,郝尚久的追兵仍然虎视眈眈,随时可能形成围剿之势,而清军见死不救,这支八百多人的小队伍时刻处于覆灭的危险境地△。混沌乱世,路在何方◆?  施琅归入郑军后,成为郑成功部下最为知兵善战的年轻骁将。郑成功对他格外器重和信任,不仅授以左先锋镇之职◇,而且将其视为得力助手,凡军机大事都与之商议-、谋划,施琅也一心一意为郑成功效劳,郑军的楼舰、旗帜△、伍阵等各种战术和布阵之法=,均由施琅传授。李光地在《榕村语录》中曾经说:“郑国姓(成功)用施琅如手足。”左先锋是郑军中很重要的镇将,相当于总兵■;其弟施显也为郑成功所重用■,先封为左先锋镇副将,后又晋升为援剿左镇。郑成功对施琅兄弟“深相结纳☆”◇,兄弟二人也尽心效力●。  此时,施琅正率兵在广东北部的南雄,家居装修李成栋因为贪图个人利益而起兵反清的行径为他所不齿,因而对其起兵之事不予支持,率部离开了李成栋所控制的南雄○,撤往粤东的潮州地区◇。由于李成栋的势力范围很广,控制又严,而从南雄至潮州千里之遥,沿途的艰难困苦可想而知=。•“余历险间关驰归”☆,这段艰难的行程共历时九个月,直到翌年(1649年)一月◁,施琅才抵达潮州▲。然而,更大的危险在等待着他。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