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平客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7万

积分

0

好友

2万

主题

发表于 2020-6-25 01:39:52 | 查看: 109| 回复: 0
《台湾郑氏始末·卷一》(19世纪2020-6-25饶平郑姓22日,陆川发微博报喜,称妻子胡蝶顺利产子:○“七斤二两,母子平安,谢谢所有所有所有的朋友们-,爱你们■。小葫芦皮肤白皙(像我),大眼睛双眼皮瓜子脸(像妈妈)终于放心了”。网友纷纷送上祝福◇:“恭喜陆导升级当爹!”“恭喜陆导▼,祝福你们永远幸福!”   芝龙,南安人。父绍祖,为泉州府胥。芝龙尝儿戏,掷瓦墙外,误中知府蔡善继冠□,折左翼;趣执,既至,奇其状而纵之。长益矫不羁▼。道广东香山澳△,傅市舶之日本。艳翁氏女,年十七,昵焉不反。  十七年春三月,京师陷。夏五月▷,福王立于南京,以明年为弘光元年。封芝龙南安伯•,镇福建;鸿逵靖卤伯,充总兵官守镇江;芝豹▷、彩并充水师副将。芝龙遣兵卫南京•。子森入太学,说钱谦益以知人善任、招携怀远、练武备、足粻贮△、决壅蔽◇、埽门户○。曰▼:“少更事,知之易,行之难!▷”曰▲:“行之在公等。度不能行则去,能不我用亦去;此岂贪禄位、徒事粉饰地邪?能将将,伊○、吕一人;能将兵▷,虎贲三千足矣。不能●,多益扰,衽席闲皆流寇也!”谦益心畏而谢之。  而思齐以五年秋九月猎诸罗山反,病死。咸荐于皇天后土,卜以磁质杯二,曰:“邦伯不禄,莫长莫君▲,天庶新造◇,赉一人以乂受佑那哉,则一俛一卬而无小损者从。◇”祝已■,乃次年掷杯。众罔协;末至芝龙,允如祝。众噩曰:“盍再!”乃数十试,皆俛卬协且完。众讙曰:“天与之!众庇之矣!”柬六年春正月旬有八日受终◆;芝龙固辞乃就。令曰:“戋戋惧不胜,敦颜驾兹,弗政曷俾?孰纲纪黜赏惟平○,孰斤农食居者行者咸赖,孰司工肆庀庐舰甲兵惟良,孰修律度书识别旗表惟察,孰肄战陈进止坐作攻守惟备▽,敦典祭宾、饰辞令、盛声容、豫占候、巽条故咸周,孰安上下、徕豪俊★、堲邪■、纳规诲克均无隐。其柬十八人任仔棐予以符旬有八日之应。上帝享予咸休,其或不享咸刘;咸其戒哉◁!命不贰柬-!不以实受而偾不济者差罚勿赦。柬而身觉不任者让免。”芝龙乳字一官,至是更焉。更其弟芝虎、芝豹、芝鹏、芝燕,余十三人皆以芝叙○。  秋九月,大军克徽州,右佥都御史金声死之。冬十月•,道周统兵至婺原,溃。婺原令、道周之门人也◁,绐为内应,信之;至明堂里,为大军张天禄所执…,死,盖洪经略教也。何吾驺=、曾樱并为大学士。隆武择日亲征□,命芝龙、曾樱留守;鸿逵御营左先锋◆,出浙江;彩右先锋,出江西。为坛西郊,鸿逵出城,马仆地▼。隆武方秉钺誓师,风暴起,旗靡,天帝及高皇帝前烛灭□,三军土色。十二月甲申(初六日)启行,丙午(二十八日)驻建宁。  台湾悬大海中▷,北界彰化之鸡笼城(在县极北海中),南界凤山之砂马矶(县东南二百三十里),纵轮近三千里;东背山,西面澎湖(岛,在台湾县西五十里海中,台湾废城在今县西南)。旧称澎湖之东为毗舍邪国,或曰毘舍那国;袒果睢于,习镖弩。宋淳熙闲-,尝有酋众肆掠泉之水澳(寨-,即永宁卫)、围头(镇,在晋江县南一百里)等处■。明嘉靖间,都督俞大猷尝迫海寇林道干于澎湖。道干穷入台,不乐其土,恣杀番众,以血膏艇,弃之占城。而台地之辟,实自郑芝龙父子•。  三年夏五月,遣弟芝燕往日本迎归翁氏及所生子,而倭妇先未有入中地者,不许△。芝龙命统战舰数十逼竟上,乃以所生子先归☆,年七岁;芝龙喜其貌伟,名之曰森,饶平郑姓字曰大木。能读书,稍长,通春秋左氏传及孙吴兵法,喜击剑驰射☆。时时东向咨嗟念母氏。诸昆弟或有侮之者,独叔父鸿逵深器焉•。事诸母赵氏,无闲△。年十五,补南安县学生○。  八月,大军破仙霞关,获阁部黄鸣峻等。进破浦城,杀杨廷清▪、李喧等,遂下建宁、延平等府。庚子(二十七日),隆武奔汀州,追骑及之-,死•。芝龙时守泉州,与芝豹筹饟。贝勒兵卒至,众溃。翁氏妇初由日本至,死焉。芝龙退保安平。浙,数月间悉底就功◁,负一隅何恃?速来=,铸两粤总督印待足下!缓须臾•,无及。”芝龙遂劫众奉表出降。成功叩马谏曰:“海内思汉官威仪,出于其性◆,无贤愚耻作苍头奴。李…、张二贼穷蹙,不日死○。崛起巢穴半书生,又所向无所得食,故忽起忽灭,若云掣电。明宗室无伯升昆仲才,不足奉。隆武埶既孤,大抵走死■,愿大人勿虞。北人性习与人殊,诈利反复不可信。大人设险以守,观衅而动◁,逸则进,劳则退,天不厌明,择可立而立之;否则•,终老海滨,差可自快。”弗听△。鸿逵谏曰:…“兄位极人臣,带甲数十万△,舳胪蔽海◆,粮积齐山,以此号召天下,何所不可?委身而事,自比琉球奉正朔可矣。且三省王爵顿易两广总督,伪立破•。兄以此辞,不然必悔!”又弗听。成功泣曰•:▪“鱼不可脱于渊也,大人三思。○”芝龙拂衣起,去。成功遯归金门(海,自泉江口西南至金门百余里,金门西至厦门百里,厦门西南至南澳四百余里)。贝勒遂挟芝龙北去。  此书所有地名,由光绪年间人士沈垚加注,沈垚认为海岛洲屿名目易相错杂,故参考《方舆纪要》▪、《水道提纲》等为该书作注。凌福镜于序文中云:此作摭拾详尽●,信而有征■,足备史家之参考=。刘承干则在跋文中指出▷,以此书所述最详,故有重刊价值◇。  鸿逵奉唐王入福州,改元隆武,闰六月丁未日(二十七日)也。芝龙、鸿逵晋伯为侯,芝豹、澄济伯,彩、永胜伯。郑森赐姓朱、名成功,提督禁旅□,以驸马、都尉礼从事。黄道周为大学士,苏观生、张肯堂、吴春枝为尚书、侍郎。开储贤馆,定十二科取士。芝龙议自仙霞关外当守者百余处所(仙霞岭在衢州府江山县南一百里▽,南去浦城一百二十里,有关)◆,先为不可败以规进取;又议以明年春出关。计战兵二十余万,统闽□、粤正供,不足一年之食;饟绌,人无固志,虚名假义,不可以空腹争也△。时新进者希树功以驾郑氏▽,文大臣亦疾郑氏之擅,讽隆武趋出关,图恢复▽。芝龙对曰:•“战、危事,非策万全不可。◁”会宴大臣,芝龙意侯爵可位文臣上;道周曰◆:“祖制,武臣无右。”芝龙谢不敏,让居下▲;而环睹皆郑氏宿将,不平甚,芝龙目止之。终宴,诸生疏言:“道周等迂阔无能。◁”隆武敕督学御史遍抶之。芝龙、鸿逵数援引亲旧,不听用,意鞅鞅若失☆。尚书何楷劾芝龙引疾不陪祀南郊=,无人臣礼▪;隆武奖楷好风裁●,令掌都察院事◇。鸿逵偶摇扇殿上,楷面呵之▷。  会海澄亡命颜思齐为甲骡▽,盖彼夷所立之统华人者也▪,丰积好施贷;与晋江贩者杨天生善。天生谓:“日本达闽△、粤、辽、句骊●,得之可以自大”。转鸠洪升、陈德、张宏◁、陈勋等二十八人•,长思齐,而芝龙年少为之殿。日本故于海隘置炮台,列卒更戍。因谋闲不意▽,胁杀戍者■,还炮车内向◇,发徒众纵火板屋,乘昏夜袭取要害,分奇席卷。隐祈天地盟,约定天启四年夏六月将发○。  1▽.采购条件《城市湿地资源保护规划》编制项目已由河津市政府采购管理办公室备案▼,资金来源为财政资金,采购人为  二月△,以杨天生★、洪升参军事,饶平郑姓杨经、李英总饟军▼,陈勋、林翼督造战舰,陈德○、张宏为监军。芝龙帅艇十(艇各军士六十)、侦事舰二(舰各二十五人),储一月粮◁,于三月犯金门(即浯洲屿△,同安县东南五十里海中),又犯厦门(即嘉禾屿▼,同安县西南五十里海中)▪。夏四月…,犯广东靖海(在潮之惠来县东少南六十里)-、甲子(旧在惠之海丰县东南一百五十里,今陆丰县东南一百里)二所▲。所设指挥千百户辖军士•,无御寇者,徒驰羽檄报寇埶锋盛不可当;当事悚慑上闻。或以蔡善继尝善芝龙,说巡抚为招安计▽;即起善继泉州巡海道,持抚臣朱钦相檄▪,遣旗鼓黄昌奇入海。芝龙方燖涤战艇于湄州(在莆田县东南九十里海中),稔昌奇故亦泉府胥●,与绍祖善,重不忍违善继意,允就抚。而陈德等皆不欲,乃别六艇遣还台湾傒后命☆。而自与群从统十二艇、众八百余人◇,入泉州港谒蔡。会钦相疾▪,月余不报。芝虎因说曰:▼“抚臣意不测,速去之便。”芝龙犹豫,且重负蔡。虎又曰:“书生耳弇事体○,不速将及!”即夕驾汐出泊围头外湾。部群从厉兵攻海丰○,下之;又攻嵌头(莆田县东六十里)★。又连破甲子、靖海二所。  根据2011—2020年苏州市城市总体规划所说◁,历史文化遗存3层次全覆盖保护,重点保护对象还有:苏州、常熟2个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甪直、周庄、同里、木渎★、沙溪、千灯、凤凰、古里▽、沙家浜=、锦溪、黎里◇、震泽、东山13个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西山(金庭)、光福2个省级历史文化名镇;陆巷○、明月湾、东村、杨湾、三山岛5个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徐湾、东西蔡☆、甪里☆、植里、堂里□、后埠▪、南厍•、溪港-、龙泉嘴等9个市级古村落•。  香老寇小埕(寨◁,在连江县东百二十里◆,南接南日山★,为连江门户)△,芝龙击之,遯▷;再寇长乐及海丰。当事以抚芝龙故事遣惠潮分守道洪云蒸▪、巡道康承祖、参将夏之木、张一杰入海招香老;需重赂,皆被执。  注▷:本书(一册八七面五二●、二○○字)分六卷,沈云撰。云字舒白▲,号闲亭,浙江德清人◁,清道光甲辰(道光二十四年■,即1844年)进士。书首“自叙”云:“道光丙申岁(十六年),余在京师,从藏书家假得江日升《台湾纪事本末》四十九篇;叙天启甲子岁(四年)郑芝龙倡乱、至康熙癸亥(二十二年)其曾孙克塽投诚而止,凡十数万言■,顿为详尽。惜体类小说…,辞不雅驯。余因参考他书◇,删其繁芜,加以润色◆。其事迹年月有不合者▪,则姑仍之。盖疑以传疑,古人所尚,自非身亲目接者固未见彼之为是而此之为非也。书既成,析为六卷;题曰《台湾郑氏始末》,并识其缘起于简端云★。”书采编年体,以千支纪年纪日☆。  彩钢商场上需要彩钢移动板房平顶彩钢房信息的影响,选用彩钢移动板房平顶彩钢房的集体比较高的时分,价位相对比较低,这也是商场动摇的其间一个影响条件。不一样彩钢移动板房平顶彩钢房厂家,再生产彩钢移动板房平顶彩钢房时,所选用的彩钢移动板房平顶彩钢房资料★、工艺-、程序等多多少少会有误差,这也致使彩钢移动板房平顶彩钢房价格会有区别。装置彩钢移动板房平顶彩钢房地址的不一样,有时分也会影响到彩钢移动板房平顶彩钢房价格。高级别墅区和一般住宅区等的区别△。永诚彩钢移动板房平顶彩钢房价格根本即是以上几点所影响的●,格兰斯彩钢移动板房平顶彩钢房厂家总结的假如不是很完善☆,也希望能和大家多做沟通。  大清顺治二年夏四月,大军自归德道泗逾淮▲,克扬州○,获史可法,不屈死。五月,鸿逵以水师守瓜州●,曹总兵守仪征,距大军北岸三日。大军分舟潜由运河达南岸,陈于江之西,距瓜州十五里絓鸿逵,而别以舟师夜济。未至南京☆,福王先率马士英及众阉潜遯。既至,大学士王铎、礼部尚书钱谦益并忻城伯、魏国公等一百五十六大员•、马步兵二十三万八千三百迎降●。大军自徐州进者•,败刘泽清、高佑于宿迁;进清河,又败泽清◁、马化豹等于淮、黄、清三河口▼;入淮安界◆,降范鸣珂;进次清江,泽清、田仰遯走☆,柏水馥率兵出降,遂克淮安,凤阳、庐州望风降,福王遯太平。六月△,复走芜湖;黄得功战死,田雄、马得功缚王及妃以献。十总兵并率众降。鸿逵自镇江奔杭州●。潞王监国三日,出降。绍兴淮王渡江降。系周王眷属于湖州。总兵王之仁率兵二千五百人降。捦桂阳王于和州。  4.优秀传统文化对营造崇德向善的社会氛围、坚韧不屈的民族气节具有重要的作用●;   八年春三月△,两广总督熊文灿、福建巡抚邹惟琏檄芝龙讨之。香老时屯甲子,胁云蒸同舟距师。夏四月,遇于田尾洋(当即田尾澳之外洋,澳在碣石卫西门外,可泊),出云蒸以撼芝龙。云蒸大呼曰:▲“当事非夫,我则死,急击勿失!”香老怒刃之,遯。是夜芝龙泊赤澳(即赤屿●,近南澳),计香老必乘潮至,令芝虎△、芝豹伏众舰前澳(当即钱澳-,在潮阳县东南二十里,碣石在甲子西,甲子东为钱澳,又东为赤澳,赤澳近柘林),浮水寄椗☆。已而果至,大战至日中▷。芝虎手盾口利刃援登樯巅,近香老大艇◁,跃而过,搏将刃之;左队舰未之见也,然炮击大艇,虎与香老俱焚死。芝龙尽俘其众还。承祖◁、之木、一杰求芝虎尸,五日不得◇,大恸☆,徒招以祭□。  翁氏妇梦巨鱼触膺,生子,男也;众往贺,因诫芝龙勿疏秘于妇人。曰:▲“何至是?是非夫矣○!…”而同盟李英已醉,不谨▼;妻倭女王氏觉告,而翁氏父翼皇先奔告芝龙曰:“殆已!王兵将至!”乃速思齐等驶大艇乘风遯。已脱,凡艇十三○。思齐欲之舟山(今定海县)=,陈德谓:●“密迩乡土,各归耳,难有固志;不若风利驶台湾便。▪”佥曰◇:“善。”八昼夜乃至,计抚土番…,立寮寨,以时出猎海上。时绍祖已先死,其群从子姓归者踵接☆。  二年夏四月,芝龙攻杀魁奇于辽罗,取其首祭陈德等,尽降其众。六月,遂斩杨六、杨七于浯洲港(即金门)。秋八月,褚彩老寇闽安•,芝龙追灭之于南日(山,在兴化府城东百里大海中)-。  晋江人黄熙允故厚芝龙□,以洪承畴举为福建招讨使,又谓贝勒曰:“唐藩弱★,离郑氏,乃匹夫耳;不如绐以三省王芝龙,使内附。”乃多为闲书投芝龙。秋七月己巳(二十五日)…,隆武由关上主事所搜获劝郑氏迎降书二百余缄;承畴又伪为芝龙允献隆武、彩谳鲁王书泄之隆武左右▪。郑氏因人人自危。隆武亦恶其不遐弃也,日思远郑氏为全身策;成功因以母疾辞还安平(镇☆,在晋江县西南六十里)。守关将施天福等知有内变,皆撤兵先后去■。  十二年夏六月▽,荷兰国将郎毕吉里哥连犯闽、浙,所至莫御,号曰红夷军。夷精机巧,饶平郑姓用火器多奇中;乘巨舰曰夹板,坚质密护,铳炮矢石无所施,故我军卬攻多败失。芝龙奉檄,令芝豹柬善泅水军,要瓠筩○,乘小艇,实茅薪、神烟▽、炮石、神沙☆、毒火,而艇之首腋锭狼牙锐钉,相风水埶驶抵彼舰,不可拔,然火,浮水逸。因是焚其五舰,余遯去。或表芝龙累多前虏于朝□,且善制敌,乃进总兵,再进福建都督■。鸿逵授副总兵,镇南安、赣州□。  冬十月,大军破赣州,杨廷麟、万元吉投水死。初,隆武封第四弟(聿■〈金粤〉)为唐王,隆武死,乃浮海至粤。瞿式耜等已奉桂王(由榔)监国肇庆;苏观生从赣入广,与何吾驺等立唐王广州,改元绍武▲。十一月◆,大军破广州,王及观生自缢死,吾驺等降。彩由厦门奉鲁王次长垣★,改明年鲁监国二年。成功自仍隆武旧朔。肇庆踰年改元永历,海上遂有三朔。  三年春,贝勒博洛、固山额真公图赖征福建、浙江▪,洪承畴经略如故。隆武惧,将出汀入赣,引湖南何腾蛟为援;芝龙谏止,驻延平=。封成功为忠孝伯。潞安王○、瑞昌王以众二万入江宁(南都改府),不克。闯贼李自成伪总兵马进忠▼、王进才自岳州叛,奔何腾蛟▪。隆武封腾蛟定兴侯。腾蛟率众围荆州,贝勒勒克德浑驰破之,降自成弟李孜、伪磁侯田见秀等马步兵五千余人,获玉玺一;隆武赐李锦名李赤心(贼号一只虎)、自成妻弟名高必正,及进忠、进才△、郝永忠(原名摇旗)、张光翠▽、袁应第、牛万才、张光璧等十余营皆隶腾蛟▽,受节制▲。承畴大索潜山、太湖闲★,杀樊山王朱常■〈上巛下水〉及石应琏等。  崇祯元年,王猷复以抚议说巡抚熊文灿。文灿下巡道邓良知议。问谁可使芝龙者,猷以毓英对。即白文灿,自狱中释之使往■。方是时杨六•、杨七叛乌洋•,刘香老扰惠、潮△、南澳(在诏安县西南百余里、饶平县东南一百六十里海中,有三城☆,去悬钟澳口三十余里)▽,褚彩老劫沿海,李魁奇攻掠澎湖▷、辽罗等处,最横-。魁奇•,惠安渔人△,能竟日行水中。初聚众澎湖,候劫吕宋国船。陈德等回台湾,闻芝龙受抚不决,以众来会;至澎湖,为魁奇所劫★,德及杨天生等皆死◁,免归台湾者惟李英与通事何斌。芝龙闻之,大恚=。秋九月■,毓英说芝龙降;遍赂当事◇,皆喜。遂诈以义士郑芝龙收复郑一官奏闻(一官,芝龙乳名,详见前)◁,官为防海游击▪,复卢毓英监其军。芝龙曰:“世无君子,天下皆可货取耳!陈平之闲项也△,黄金胜百战矣。◆”   荷兰国王之弟曰揆一王,因郎毕吉里哥败归,请再举;不许。请中占一岛地以通往来▼,伺闲隙;乃许。揆一王略地至台湾△,遇何斌,喜甚◇,命为甲螺★。度形胜,筑城于七鲲身(山,在凤山县西北,自打鼓山穿田过港逶迤六十余里,平地中结为七峰,如鲲鱼鼓浪,故名)之首,曰台湾▷,城外列炮台;更筑小城于对岸,曰赤嵌城(属台湾县)。  分拣及配货是配送不同于其他物流形式的有特点的功能要素☆,也是配送成败的一项重要支持性工作。分拣及配货是完善送货、支持送货准备性工作,是不同配送企业在送货时进行竞争和提高自身经济效益的必然延伸,所以△,也可以说是送货向高级形式发展的必然要求。有了分拣及配货,就会大大提高送货服务水平▽,所以,分拣及配货是决定配送系统水平的关键要素。  三月辛未(二十四日)•,大军破吉安。初,汀、邵闲有大帽(山名)洞蛮…,永宁王诱之同据抚州◆,博洛分军围抚=。时彩军屯广信▪,永宁请救;遣张家玉以三营往,围解。已而大军复合。夏四月,彩闻博洛道衢州,将至,遂弃广信入关(岑阳关,在上饶县东南一百二十里,东去浦城县二渡关三十里,界广丰、崇安之闲◁;二渡关在浦城县西北一百十里)。抚州破,永宁死◆;彩削爵,待罪江西△。督师万元吉自吉安退守张家渡•,又退守皂口。监纪程亮以新威营援师二百人下守绵津滩。壬午(初六日)新威营溃,元吉奔赣;赣督师,苏观生也。丁亥(十一日)△,粤遣副将吴之蕃△、游击张国祚以兵五千人援赣◇。庚寅(十四日),博洛军至,观生退守南康。是时滇▼、粤先后援赣者累数万★,士望北军皆股栗,莫敢一战。乙巳(二十九日),阁部杨廷麟厉各营兵尚四万余人▼,刘广■〈胤■,去乚〉自宁都募二千人亦至○,皆先后溃…。五月丙午朔■,广■〈胤,去乚〉被执。博洛军抵浙,江水涸,经渡数十骑,而列戌惊溃,走死不暇矣-。监国鲁王由绍兴遯舟山□,肃卤伯黄斌卿不纳。会郑彩至,奉之入闽。六月,鸿逵自浙还浦城●。隆武疾彩奉鲁王,并削鸿逵封爵。先是,鲁以都督陈谦使隆武,御史钱邦■〈苊,去厂〉以谦与芝龙有旧,虑他变,请杀之。芝龙亟请解官贷谦死○。隆武故留芝龙语,及出…,谦殊死矣□。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