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平客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7万

积分

0

好友

2万

主题

发表于 2021-1-23 16:39:12 | 查看: 23| 回复: 0
  每年的奥斯卡盛典都是电影人的节日,设想一下,如果在书籍构造的世界里也举办一场“奥斯卡“,会有怎样的盛况呢?谁会胜任男主角,女主角将在哪几个小说人物中角出,虚构人物的哪套服装最让人印象深刻……
  最近,民间读书组织“狗斯卡”,在线上举办了“第一届狗斯卡阅读盛典”大赛,通过直播喊麦的方式,评选出30多个阅读奖项。
  这群爱书的小伙伴,他们在选书时没有严格遵循出版年限,也没将目光对准于“热门图书”,而是按照自己的喜好,设立了各类有趣的奖项,除此之外,“狗斯卡”组委会也严肃地评比出在传统阅读中占据重要位置的虚构/非虚构书目、新人作家等等。
  她是阳一郎的妻子,小文香的母亲,现在是摊上倒霉差事的恶母杀婴案候补法庭陪审员。然而因何从抗拒厌恶慢慢变得同情理解,甚至迫切想要见到、想要倾听——她从那位被审判的恶母身上看到了谁?
  虽然是日本女性的故事,但与中国别无二致,总能从那些彷徨与自疑、压抑与逃避之中找到自身的呼应。然而它们全被掩埋在令人毛骨悚然的正常与平静之中,以至于大部分人都被麻痹。读者就是里沙子,在艰难的思考与疼痛的挣扎中破除禁锢、找回自己:破茧吧!如果无法看见,就无从得救。(E)
  马奇家的小贝思,腼腆羞怯,但始终心怀爱意,温柔无私。她始终保持谦卑,却不知道自己无意的善举曾带给多少人以宽慰和治愈。虽然她自以为不起眼,但却是让马奇一家充满宠溺与怜爱的小宁静、小圣人。
  她在母亲离家的日子主动照看贫寒得病的邻居,因而染上猩红热,从此鲜活的生命蒙上了死亡的阴影。病痛过早地攫住了她的活力,死亡则无情地销蚀了她的生命——这位甜美宁静的少女就这样告别了挚爱的家人,穿过死荫的幽谷,结束了她的天路历程。(E)
  少年气质里面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对美好的确信,这一点与成年人大有区别,不管霍尔顿如何早熟如何世故,他依然保留着这种天真,这种天真在一派混乱和嘈杂之中足以让人落泪。
  书里面有一个很小的细节,霍尔顿有一段非常危险的时刻,他精神混乱,极度虚弱,那是即将与自己失散的时刻,他在过马路时开始和去世的弟弟说话,“艾里,请别让我失踪。艾里,别让我失踪。别让我失踪。拜托了,请别让我失踪。”
  在这里面存在非常脆弱的自我,它缺乏逻辑,没有系统性,甚至极度地夸张,爱即是一双想要伸出却又缩回来的双手,同时又是为了相识甚至无法上前讲话于是只能选择犯罪的极端,他写下同时否定,想不出更好的方法,美好都存在于幻想之中。(明星辰)
  若论费加洛的俊朗、身手和智慧,绝不逊色于任何一位男主角,只是他在这本短篇集里,毕竟总体出场时间太短,而且还是只猫。
  《穿长靴的猫》是欧洲的传统童话,到了卡特笔下,场景转到了迷人的古城贝嘉莫,精彩程度也随之飙升了300%,仿佛薄伽丘笔下的市井传奇,活色生香。某个月夜,费加洛引吭高歌,一只靴子从天儿降,穿靴猫和浪子军官,瞬间便参悟了彼此的流氓属性,一人一猫一见如故,这对主仆活得逍遥自得,直到浪子坠入爱河。
  虽然对人类愚蠢的柔情蜜意,费加洛心中万分不屑和鄙夷,但为了治好主人的相思,仍然智计百出,不懈努力。而随着一系列的诡计骗局,玩世不恭的费加洛,也邂逅了另一只狡黠的猫咪,愤世嫉俗的穿靴猫,也开始陷入思念与温柔,于是所有的浪子都逃不过童话般的结局,一对有情人和两只有情猫,终于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安非锐)
  这是一本反乌托邦式的末日题材小说。小说设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人类正在承受破坏自然的代价,海平面上涨、气候恶劣、石油泄漏、沿海城市被海水淹没……英国政府为保护民众,沿着整座岛屿建起了一座奇高无比的墙,防止海水淹没岛屿。出生在“后墙”时代的年轻人必须到墙上服役一年,防止墙外人翻墙偷渡进英国。如有外人翻越城墙,必须就地格杀,如果没有坚守住岗位,只能被放逐流浪。
  本书的最佳反派就是在城墙上服役八年的老兵,他看似兢兢业业,一丝不苟,但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似乎是体制的保护者,但又是破坏者。在本书的主角眼里,这位老兵隐忍又神秘,危险又迷人,但他万万没想到,这位老兵就是他命运的颠覆者......(嘉敏敏)
  本书的作者小林照幸从1997年起收集各类日本本土保护救助朱鹮的资料,并先后拜访了佐藤春雄、高野高治和宇治金太郎这三位与朱鹮有着深厚感情的先生,历时一年,重建了60年间朱鹮在日本本土灭绝的曲折故事。
  这三位先生都各自真真切切地听见了朱鹮最后的哀鸣,这大概就是朱鹮最后的想对他们说的遗言,没有什么比“遗言”更能准确表达那一声鸣叫。
  书中的宇治金太郎是一个极为矛盾的人物,他是第一个能用手给朱鹮喂食的人,却亲手捕捉了自己心爱的朱鹮,将其送入饲养中心繁殖。在最后捕捉的那一刻,他紧紧的抱着“朱鹮子”,泪水不停地留,一边忏悔,一边希望朱鹮能够飞走,当金太郎听到饲养中心又死了一只时,坐在车上的他心如死灰,根本无法面对怀里抱着的朱鹮。(怡芸)
  失去爱人的单身男子乔治在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从床上开启,于床上终结。在这短暂的24小时中,他顺叙的生活体验与对爱人倒叙的回忆互相交织,多次深深体会到了个人与作为人类永恒意义上的孤独感,情感极为细腻。开头与结尾的细节描写,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闭环,将乔治不被理解的一生浓缩在这前后互相对称的24小时中,一个极度富有象征意义的最后一天。(Young)
  “女人笑语嫣然地低头凑近他的脸,就势将双唇移向男人的唇。就在男人的唇和女人的唇将合未合之际,忽然,从女人的双唇间,吐出一颗白绿的珠子。女人将珠子喂给了男人,眼看着男人要咽下去的时候,忽又用舌头将珠子卷了回来,含回自己口里。接着珠子又吐到男人口中,然后又回到女人口里。就在这无聊的往复运动之中,星丸却产生了笔端无法描述的快感。
  每当珠子被舌头卷着从口中进进出出,星丸便感到自己全部神经的各个角落都像被阵阵涟漪席卷了一般,涌起甘美的战栗。如果能一直这样,乱伦大杂绘就算这么死了也心甘情愿啊……终于,伴着喘息,女人将珠子吞咽下肚,男人则全身灰白,气绝身亡。沉浸在至上陶醉之中的女人,此时终于情不自禁地从裙里甩出了金黄色的尾巴尖。”
  真销魂之吻。狐女喂珠收珠之际,星丸父子两代的罪孽,以及暧昧潜藏的乱伦,同时传承与毁灭,冶艳战栗得惊心动魄。涩泽龙彦用一袭绮丽古典志怪的外袍,半掩半遮住散发着现代异色的心理小说。(安非锐)
  正如标题的“两遍铃”所暗示的,小说的关键转场处贯穿着两次的回声和“幻听”。比如弗兰克与科拉在厨房中重逢,“吵闹的声音一下停了...... 只能听见自己心房的跳动!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就是这样......接下去,我突然意识到,厨房里有两颗心在跳动”。
  当弗兰克和科拉合伙杀死希腊人前,“他先发出一些高音,然后听着回声......”上车之后,他“又发出了一个高音”,当希腊人被扳手砸到头死去后,“他刚才发出的那个高音的回声,这当儿传来了,也是一个高音,就像他发出的那样。回声升高之后,戛然而止,等候着。”自此之后,弗兰克虽然逃脱了法律的惩罚,但始终被心魔缠绕,“做梦的时候也能听到他喊叫的回声。”(王子微)
  “暮色渐浓,夕阳给万物抹上金光。没有棱角的灰石向着它们念想的欧罗巴赫然耸起,也漾在这片晚照中。落日信手点染的,还有未长成的云杉、往低处藏躲的地衣、精致而不失刚健的蕨类、根茎如神经般虬结的苔藓、瘦小而强硬的越橘。灰暗的雨飑斜斜地从海上扫来,又骤然远去,不由分说得如同趁人不备的劫掠者;所过之处,所向之地,尽管仓促,都转眼间湿透了。
  此时,透彻的水珠捕获余晖,把彩虹的万般旖旎都收纳承托起来。港口之外的远方,陆地不可及之处,酝酿着的小暴风雨正在迅捷地逼近。那里海的蔚蓝都暗淡成灰色了,因为雨,因为距离,因为目光也会疲惫的。更远的,斯皮尔角之外,有都柏林和爱尔兰的海岸;它们很遥远,但依然是距离最近的陆地,比多伦多和底特律要近,更不用提北美那些更靠西的城市了。它们隔着想象的雾霭似乎都能朦朦胧胧地望见。(王子微)
  世上有两种作家,一种在稿纸/打字机/键盘/刚擦过嘴的餐巾纸上,认认真真地写着故事,一种则是在认认真真的故事里,郑重其事地夹带着歌单。后一种作家,比较臭名昭著的要数村上春树,有多少年少无知的读者受他荼毒,从此走上了爵士乐的不归路?当然这样的无良作家不只他一个,比如摇滚达人托马斯品钦。
  当然,品钦这一犯罪倾向由来已久,从早期作品开始,他便肆无忌惮地引用从古到今、世界各地的乐曲。不过在这本《性本恶》里,品钦这种对音乐的热情,可谓达到了极致,所有震颤过60年代的摇滚声调,在瘾君子侦探的迷幻罪案里,响彻字里行间。
  若想读这本小说,最好在一个冷寂的凌晨,带着熬夜的眩晕,把音量调大,让自己和嬉皮士私家侦探多克,一起陷落进60年代,重温品钦和那整整一代理想主义者,永远逝去的青春。
  “一个孤独漫步者的遐想”,在往事与当下之间漫游,在徒步游走的经历与阅读研究的精神历程间漫游,以突如其来的死亡开头,以萦绕不散的亡灵视角淡出,缠绕的长句就像往复编织茧的桑蚕,游丝如写作,见往事,见故人,写作似星环,是碎片,是无尽。 (王子微)
  这本书用一种近乎完美的叙事节奏和略带拉美魔幻现实主义的迷人气质,一窥城市中系列神秘案件的究竟。巴尔瓦用短小的篇幅与深邃的立意,带领我们勘破人性恶中最幽微之处:暴力是恶之表象,恐惧为恶之根源,而光明则是恶之向往。只有看透了恶,才能更为深刻地了解善;只有懂得了黑暗,方能更加坚定地追求光明。(Young)
  台北是一座移民城市,它不是台湾的南京北京,而是宝岛上的新阿姆斯特丹。移民意味着背井离乡和背负历史。移民们暮然身陷一张新世界的罗网,灵魂犹不安地在旧世界游荡。每一个这样的台北人都怀藏旧情,怀揣故事,只等除夕酒后、葬礼一隅、甚或只是一次日常拜访、偶然间一闪念,就会像绛红的静脉血一样止不住地流淌出来。一个时代的故事就是历史,而这沉痛、忧愁的血液就是同样沉痛、忧愁的历史,是属于七十年前纷纷跨越海峡去往台湾的台北人的历史。(胡塞尔)
  由一种类型小说上升到世界名著的高度,影响到现实刑侦技术的进步,出现criminalprofiling(即犯罪心理画像)这类的学科,除了本书外就再无其他。小说以汤姆雷普利应当地富商的请求前往欧洲找回他的儿子迪基为开头,让在美国纽约生活走投无路的雷普利到一个全新的地方重启自己的人生。
  如果侦探小说在乎的是真相和诡计,那么犯罪小说就更加注重凶手犯罪行为背后的逻辑和心理,除了带给读者智力游戏上的愉悦感外,同时还引发了读者之于复杂社会和复杂人性更深层次的思考。直至某些时候,读者们需要同时窥探雷普利的内心,甚至会因为他的某些遭遇而心生同情,会更加近的距离去直面“恶”的本身。用纽约书评人角谷美智子的说法,这叫“诱使读者暗暗和主人公背德的观点合流。”(老彭是个书脊党)
  很少有这样厚重立体的短篇小说,字里行间充斥着色彩、味觉、嗅觉、听觉和触感,自带拉丁独有的浓烈与绚丽。绿色的瞳孔、黑色的眼眸、浅红色的头发,鲜红的唇与浅青的血管;韭葱土豆汤、奶油辣酱玉米卷,热带暴雨前浓郁的闷热、烟草、咖啡和果肉的香气,黑眼圈和白皙的肉体,惊世骇俗的《祖与占》与婚姻里前卫的三人行,还有结局之时精妙至极的反转——所有的这一切,都发生在富恩斯特笔下,不到二十页的文本之间。(安非锐)
  有关耶茨作品的主题,正如他本人所说:“如果说我的作品有一个主题,我怀疑这个主题并不复杂,那就是绝大多数人都生活在一种无法逃脱的孤独中,他们的悲剧也在于此。”
  在这本小说集中,耶茨用极为细腻丰富的笔法向我们展示了十一个故事,不同的人生。他们是孩童,是夫妻,是父子,师生,姐妹....而无论是何种身份,他们每个人都处于自己的孤岛中,也曾试图与他人连接,却不那么尽如人意。这是孤独者写给孤独者的书。尽管压抑,却又用缓缓的行文如实表现了生活的原貌。(源子)
  以心理移动镜头闪回插叙看似拉拉杂杂实际每一刻延展切入的点都极其精准,手术刀般贾准展现“踢猫效应”如何酿成悲剧的“犯罪”图景,对于亲友死亡和自己衰老的体验外化非常克制但洞悉了某种人的普遍矛盾,以相册为线索穿插回忆和脑补的画面,从“美国”变焦到城市/社区/家庭/个体,巴比伦是个老隐喻,但雷扎搭出的四维梯子就像霍格沃兹的移动楼梯,把我们送往一个个“隐秘的角落”。 (王子微)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十六国史新编”中的一本。在两晋十六国历史上,最有个人传奇魅力的就是苻坚,而最有国家传奇的应该是四次复国的慕容世家,一个历史人物在开场的时候几乎就拥有了“雄才大略,一代英主”的帝王标配,鼎盛时期版图超过曹魏。
  不曾想到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就是这样一个前半生自带主角光环的传奇人物,最终成为了淝水边少年将军谢玄青史留名的背景板,苻坚用最快的速度成就伟业,又用更快的速度让一切回归原位。这种大起大落戏剧性的人生,大概只有命运之神才会去安排吧,“休将成败英雄论,千古遗民说五将。”(老彭是个书脊党)
  在精神分析中,家族故事里隐藏的真相,需要精神分析家像福尔摩斯那样去工作,把故事向更深远而复杂的维度推进。通过解读儒勒•凡尔纳的作品《格兰特船长的儿女》,阿夫纳拉甚至对那位19世纪的科幻小说作家,进行了跨越时空的精神分析。格兰特船长是孩子们历经艰险才被找到的父亲,他早就失踪了,几乎不“在场”,但他是旅行的神秘目的。
  结合凡尔纳在自己真实人生中曾和儿子的关系濒临破裂,黄冈房产网阿夫纳拉认为,作家的人生困境在虚构作品中得到了某种展现和自我解读。通过对小说情节、人名地名的用词分析,从精神分析家的眼光来看,《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是一部“可以被精神分析家们视作精神分析的先驱、无意识文本的载体”。(叶子)
  《生活世界现象学》是黑尔德编选的一个胡塞尔读本,导言中,黑尔德成功将胡塞尔现象学统一性问题明确下来,使得胡塞尔“体系”各部分由一条连贯的逻辑结合为一个理论有机体。黑尔德指出,“生活世界”作为胡塞尔现象学的一个中心概念实际上有它特定的思想基础(而在当代公众的讨论中,这一概念虽然被广泛使用却失去了其思想基础),而本书则为此提供了一个基础。
  黑尔德的导言为建立对胡塞尔现象学的统一理解提供了一条清晰的路径,唯一的问题是,这个选本被整合在“生活世界现象学”这一晚期胡塞尔哲学概念下,实际决定了它对胡塞尔现象学的理解一开始就是有选择的,它更加偏向胡塞尔思想的最终形态,实质上“构造”的理解路径是在“生活世界”理论下对胡塞尔“体系”的回溯,并且这一回溯的逻辑进程止步于胡塞尔作出的“先验现象学”转向。(胡塞尔)
  随着哈勃空间望远镜的发射,我们进入了一个新的探索时代。像早期无畏的探险者在地球上未知的海域航行,并且永远地改变了我们对世界的认知一样,哈勃空间望远镜向我们展示了宇宙中人类从未见过的地方。因其在深空探索中展现出来的强大能力,成为我们探索宇宙起源与归宿的珍贵伙伴。今年是哈勃望远镜发射成功30年,科普作家特伦斯.迪金森用这样一本精美的“太空画册”为哈勃庆生,也以30年来的太空照片见证着人类探索星空的旅程。(恒岳)
  跟随道格拉斯亚当斯响落天外又切中要害的脑回路踏上寻找消逝世界的旅途,时而是惶恐又戏谑的游客视角,比如扎伊尔一言难尽的旅游卡片和海关难题,时而脱离了人类中心的思维去和陌生大地的奇异物种对视,发呆的大猩猩、不白的白犀牛,等待鸮鹦鹉的红薯,我们会在作者独特的联想脑洞中忍俊不禁,也会时隔多年回望这些早已消逝的物种感怀伤逝,虽然已去银河漫游多年,但正是亚当斯的精神宝藏,让我们的宇宙少一些乏味、黑暗和孤独。 (王子微)
  在这部散文集中,作者的全部故事都是绕着妈妈那片九十亩的向日葵地生发出来的,妈妈、外婆、“我”和叔叔都在这里耕耘和等待,守着眼前这块向日葵地的同时,又都小心望着自己心中那片迦蓝地。故事的名字可以叫“等待”。因为感伤环境的破坏与外婆的去世,“等待”中少了《阿勒泰的角落》那种轻松快乐的情绪,更加深沉、思虑,但保持着一贯的真诚。
  这里有的不再是“一条珠光宝气的毛毛虫”不经意的闪身而过,而是那些“再也寻找不到的四脚蛇”的缺席。能如此直接地用文字呈现大地和死亡的作家,一个是海德格尔,一个是李娟。(胡塞尔)
  2004年马骅32岁,在辞职到云南藏区支教一年后,一次返程中他乘坐的车翻进江水,自此下落不明。马骅所在的小学位于梅里雪山脚下,他在诗和给友人去的信中多次提及雪山的纯灵。
  马骅写道,“上个月那块鱼鳞云从雪山的背面/回来了,带来桃花需要的粉红,青稞需要的绿,/却没带来我需要的爱情,只有吵闹的学生跟着。/十二张黑红的脸,熟悉得就像今后的日子:/有点鲜艳,有点脏。”
  马骅是生命款待、也款待生命的诗人。这本收集了四十首小诗和七封信的书是他存留的最后的声音。而立之年,耳清目明,于生命辉煌时转身,从城市走向群山,从人海走向静默,伟大伫立在他的肩头。(树里)
  阿瑟米勒被誉为“美国戏剧的良心”。他反对戏剧创作过度追求娱乐化,而将其看作是一项严肃的事业。正如他自己所说:“舞台是一个传播思想和哲学、认真探讨人的命运的场所。”米勒善于从历史和现实生活中取材,并以其敏锐的洞察力,深入普遍的人性,直面生存与道德困境,探讨广泛的社会问题,这使得他的剧作既反映时代,又超越时代。(阿蕖)
  这本书以创作者和研究者的双重身份重新游览“谋杀”的黄金时代,重点关注了切斯特顿、赛耶斯、阿加莎、伯克莱等代表作家的生平轶事和创作脉络,串联侦探俱乐部同好交往、仪式社交、共同创作等方面的“八卦”,展现了大作家不为人知的内心角落。同时穿插两次大战、经济萧条等历史背景和现实罪案,呈现现实素材、作家经历和小说创作的微妙呼应。
  整本书资料丰富翔实,视角独特,不时有英式幽默吐槽辛辣,对于作家作品信手拈来旁征博引,其中有布莱希特、本雅明、博尔赫斯等纯文学作家和侦探小说的关联,还有从希区柯克到近年侦探剧对于黄金时代的吸收和创新。 (王子微)
  从“观众”以及考古的角度线性梳理山水画历史,以艺术接受的过程来看待山水艺术的演化。当然,这里的“观众”显然是以宫廷贵族与士大夫为主。“观众”的趣味、评判、与艺术家之间的互动,包括地理、时代因素,动态影响着山水画的地位和风格。最为显著的标志就是对名画的各类模仿、拓印、题跋、以及画论等。山水画的“观众”们不仅仅是欣赏、评判,收藏,同时自己也是创作者。
  对于某种风格的认可并不一定是循序渐进的,受前人影响的同时,也会从时代风貌上汲取灵感,但又不愿与时代相契。当艺术家和观众彼此互通,山水画本身的张力也会愈加明显,并且在创作与评价中不断地“提纯”,在师法古人与意趣追求之间周而复始地演进。当然,如果再加一点对山水画创作理论的对比研究,对山水画“观众”的理解也许就能更为深入一些。(恒岳)
  简洁的文字完整勾勒出一条压抑又感人的故事线,绘图补完了暗黑、荒谬的赛博朋克世界所需要的全部细节。飞船残骸、军事靶标一类战争遗留的庞然大物散落在沙漠、山顶与海滩,因为卡通形象的涂鸦,看起来成了布满陷阱、诱人上钩的儿童玩具,这是童年噩梦中笑容狰狞的小丑。玩具——武器,游戏——战争,感知——虚拟,科技——,捉对出现的反讽概念编织了这场科技驱动的人类文明的末日梦幻。(胡塞尔)
  成书于1991年,多次再版。法国国宝级插画大师桑贝经典配图。《香水》作者主要作品之一。整书小巧精致。故事简单动人,余味悠长。从始至终,夏先生只说过一句语焉不详的话。格格不入,最后沉入水中。(王薇)
  林棹, 1984年生于广东深圳。中文系毕业。从事过实景游戏设计,卖过花,种过树。《流溪》是她的第一部长篇小说,首发于《收获》2019长篇专号(夏卷)。
  语言和书中的猫脸少女一样迷人,纷繁的引文比喻像魔术师的帽子戏法,变出的白兔蹦蹦跳跳引人掉进隐秘的树洞。作者给笔下灵性曼妙的文学少女安了个园林学的专业,她的故事也像各处取材叠加而成的“纸汉堡”,是以词藻打造的人工风景,多重视角切换自如,既有当下的沉沦,也有回顾时的疏离,情节和情绪很容易落入青春文学的窠臼,但作品独特的声音和气质如流溪穿过那些俗套的沙盘,未来可期。(王子微)
  故事发生在俄罗斯最东部勘察加半岛上。作者用女童绑架案这一线索,连接了全书的十二个独立的故事。勘察加半岛位于欧亚大陆的东北角,土地贫瘠,气候恶劣,仿佛是被现代世界遗忘的角落。
  女童被诱拐绑架,警方的调查毫无线索,这种无声的恐怖奠定了整个小说压抑沉闷的基础。随后的故事以此为中心展开,讲述了这场悬案如何在心理上,精神上影响这座城市的其他女性。每个故事都以女性为视角,讲述了她们是如何应对这种静谧的恐惧,如何从无助的阴影里重生。(嘉敏敏)
  新版微信修改了公号推送规则,不再以时间排序,而是根据每位用户的阅读习惯进行算法推荐。在这种规则下,读书君和各位的见面会变得有点“扑朔迷离”。
  数据大潮中,如果你还在追求个性,期待阅读真正有品味有内涵的内容,希望你能将读书君列入你的“星标”,以免我们在人海茫茫中擦身而过。
  家庭乱码伦小说全集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