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平客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7万

积分

0

好友

2万

主题

发表于 2021-1-23 16:39:23 | 查看: 25| 回复: 0
  1938年6月21日,侵华日军攻占南澳岛,将侵略魔爪伸向粤东海域,妄图以此为跳板,进占潮汕。粤东军民为此感到无比愤慨,奋起反击,组成“抗日义勇军”,开赴饶平县海山岛前线,由海山渔送,组织反攻,在南澳岛上与日军浴血奋战,短暂收复南澳岛后,遭日军猛烈反扑,大部壮烈牺牲,南澳岛终被日寇占领。
  南澳岛沦陷后,饶平南部沿海地区顿时战云密布,柘林湾恶浪滔天。天上有日机盘旋,海面有日舰出没,渔民多数不能出海捕鱼。面对日寇的暴行,饶平沿海军民奋起反抗,涌现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抗日英雄事迹,吴乌森部智夺日军货轮等事迹为后人所传颂。
  近日,本报记者来到风平浪静的柘林湾,走访了多处抗战遗址,从抗战遗址仍留存的历史印记中,追寻昔日柘林湾上空的抗战风云。
  被称为“广东抗日第一仗”的南澳岛争夺战,其指挥部就设在饶平县海山镇隆北社区的刘厝祠。
  当记者来到刘厝祠时,只见门口一面墙壁上嵌着两块石碑,一块上面刻着:“饶平县文物保护单位 广东抗日第一仗指挥部旧址海山刘厝祠 饶平县人民政府一九九三年十一月十八日立”。
  另一块石碑所刻内容为:“一九三八年六月廿一日日寇侵占南澳,原157师一部联合地方民众抗日自卫团三百多人(称义勇军)于同年七月十日至十八日渡海作战,收复失地,开创广东抗日第一仗,‘南澳抗战精神’誉传全国,今刘厝祠为当年作战指挥中心之所在地。饶平县人民政府一九九三年十一月十八日立。”
  走进刘厝祠,刘氏家庙理事会会长刘铁等几位老人热情地向记者提供了相关史料,并介绍了海山民众参与南澳之战的史实。
  南澳之战,海山民众先后出动50多只木船,150多名船工,运载义勇军300多人渡海。满怀国仇家恨的义勇军将士以身许国,与五倍于己的日寇浴血奋战,歼敌500余人,于当年7月17日挺进隆澳,一举收复了南澳县城。
  日军随后调大批军舰包围南澳,重兵强攻南澳岛。尽管我军补给线被切断,弹尽粮绝,依然前赴后继,血战到底,265人壮烈殉国。而10多名海山渔民也在此战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战争结束时,海山渔民还驾小木船、竹筏,冒着生命危险,冲过日寇封锁线,抢运幸免于难的义勇军将士。
  南澳之战开创了广东抗日战争先声,极大地振奋了民心士气,逼使日寇不得不放弃在南澳建机场、海军码头的计划,对当时广东乃至全国的抗战产生了巨大影响。
  在刘厝祠,记者看到左侧一面宽广的墙壁前,立着偌大一块玻璃框架,里面贴着各种有关“广东抗日第一仗”的史料,其中有当时用无线电话机在此指挥战役的李友庄和战地运输委员刘奕春对参加南澳之战的回忆录,也有当时中共《新华日报》、《大公报》对南澳之战的报道等。
  从相关史料中,我们能感受到当时战况的惨烈,以及海内外人士对这一战役的极大关注。据史料记载,南澳岛短暂收复后,当时海内外祝捷电报堆满箩筐,周恩来、蒋介石等纷纷发电报到刘厝祠指挥中心祝贺。《新华日报》《大公报》对此役给予了高度评价,称誉为“南澳抗战精神”。
  据介绍,刘厝祠距南澳岛仅10多公里,站在祠附近的海边或山丘上,能观察到南澳的地形及一些军事情况,并能用火力控制往返于南澳的船只,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因此被选为南澳之战的指挥部。
  刘铁老人指着刘厝祠的后壁墙告诉记者,当年日寇获知刘厝祠是南澳之战的指挥部后,派出飞机前来轰炸刘厝祠,刘厝祠的后壁墙和外围墙被炸倒塌。后壁墙虽经简单修复,但因修复难度大,柱子至今仍倾斜着,仍需进一步修复。而还没修复好的墙体,也见证了当年战斗的激烈。
  走出刘厝祠,同行的海山镇委委员沈玲玲带我们来到了附近的海边,观看这里的海滩岩田“(虫辟)龙”。记者在现场看到岩田中有多处岩洞。据介绍,这些岩洞就是当年抗日义勇军收复南澳、抗击日寇的前沿阵地隐蔽工事。
  记者站在“(虫辟)龙”上往海面看,看到隔海相望的就是南澳岛,新建的南澳大桥依稀可见,不禁感慨万分:当年的抗日勇士在此修筑工事,挖掘岩洞,储备军需品,然后义无反顾地乘船跨海登岛作战,直至战死沙场,这是怎样的一种赤胆丹心!
  日军占领南澳岛后,随即将侵略的魔爪伸向了饶平沿海地区,派出军舰长期封锁柘林湾海面,使当地大部分渔民不能出海捕鱼。日军还经常炮轰沿海渔村,进村烧杀抢掠,致使当地很多群众被迫迁往内地谋生,流离失所。
  面对日军的残暴行径和累累罪恶,饶平沿海民众同仇敌忾,纷纷自发地拿起手中的刀枪,利用各种时机,采用各种方式打击日寇,使入侵日军到处碰壁,四处挨打。这其中,所城镇龙湾村村民吴乌森带领的地方抗日武装组织,在抗击日军中发挥了较大的影响作用。
  吴承效老人今年83岁,其父亲与吴乌森为叔伯兄弟关系。吴承效说,由于当年他的父亲担任东界六乡的乡长,而且与吴乌森是房亲,因此两人交往较为密切,他父亲对吴乌森也较为了解,他所知道的吴乌森事迹,主要来自于他父亲的讲述。
  根据吴承效老人的讲述,柘林湾并查阅有关史料,吴乌森率部抗日的事迹逐步清晰呈现出来:
  据介绍,抗日战争时间,吴乌森率领的队伍有近百人,民众称这支队伍为“乌部”。
  吴承效老人说,当时乌部所拿主要通过各种手段从日伪军手中夺得。日军占领南澳岛后,吴乌森获悉同村有一人取南澳人为妻,其妻子的弟弟在南澳日军伪政府内工作,于是动员其作为内线,为南澳岛上守炮台的日伪军送上酒肉和两名假扮艺妓的姑娘,供日伪军玩乐。半夜时分,当守炮台的日伪军玩得酒醉心迷的时候,乌部将士冲了上去,夺取日伪军的后迅速撤离。此次使用“美人计”的偷袭行动,乌部共夺得日伪军10多支,手榴弹3箱,可谓收获颇丰。
  日军侵占潮汕后,有一艘“闽成丸”货轮经常往返于厦门、南澳、汕头之间,为日军输送给养。货轮除了船上有日军武装保卫外,还配套一艘巡逻艇护卫。为了打击日寇的嚣张气焰,拥有海上武装力量的乌部决定利用时机摧毁该货轮,于是精心进行了策划。
  日军 “闽成丸”货轮有时停泊在汛洲岛的东石小门海港,补充饮水和日常食品。所以乌部通过汛洲人郑春弟等划小船以廉价鲜鱼、蔬菜卖给轮上厨房,从中进行侦察。
  终于,机会来了!1942年11月30日,乌部探知“闽成丸”当晚在汛洲东门小石海面抛锚,准备隔日向海山和汛洲的日伪军卸给养品。同时还探知驻汛洲的翁尚功已率日伪军大部队伍到南澳岛去,汛洲岛内敌军力量空虚,是行动的好时机。
  当晚,乌部集中10艘萍船,近百名战士,一面通过内线,引诱巡逻艇上的伪军离开货轮,到柘林嫖娼;一面由吴乌森率领船队,于当晚10时迫近货轮。但船靠近时被日军发现,双方展开了激烈战斗。
  激战中, 日军货轮居高临下,火力凶猛,乌部的几个战士被击中。而此时海上风急潮凶,木船很难靠近轮船,乌部所带的长索搭勾无法发挥作用,乌部船只十分被动。
  正当形势万分紧急之时,经验丰富的吴乌森一边指挥船只缠住货轮,一边坐着一条小船,环货轮周围巡回侦察,终于发现在货轮的南侧水域风浪较为平静。于是他命令大部分萍船集中向货轮北侧进攻,以诱开敌轮上的火力。接着,他指挥手下最得力的助手杨短手的船只飞速从南侧靠近货轮。
  当杨短手萍船靠近货轮时,他迅速爬上船桅顶端,一跃跳上货轮甲板。跃上敌船后,杨短手随即向敌开枪,并抛出手榴弹。遭到突如其来的袭击,敌船上火力顿时减弱。乌部船只乘势纷纷靠近敌轮,抛上长索搭勾,爬到敌船上歼敌。经激烈战斗,敌船上日军全部被打死,货轮终于落入乌部手中。而那艘前往柘林的巡逻艇,在中途也被乌部夺取。
  乌部随后将“闽成丸”驶进柘林湾码头,将船上所缴获的大米、面粉等物资,一部分秘密储备起来作为军粮,其余大部分用于救济各村灾民。货轮后来驶入钱东青山港,船上发动机被拆卸后移至钱东镇用于发电,船体炸沉于青山港内。
  乌部奋勇杀敌、智取敌轮的消息传出后,饶平民众倍感欢欣鼓舞。几天后,粤东《大公报》在头版刊出喜讯《吴乌森一举擒获日轮二艘》,消息传遍潮汕各地,有力地激发了各地军民的抗日士气。
  在龙湾村吴氐大宗祠,记者看到大堂正中挂着一块“英勇杀敌”的匾额,匾额上所写内容为:“民国三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日伪一千余人在马头山登陆进犯东界龙湾乡,受到民众奋起击退,战绩辉煌,特给予表彰。”匾额落款是“县长黄绪虞”。
  同行的龙湾村村委副书记吴春为告诉记者,这块匾额是时任饶平县县长黄绪虞闻知乌部在龙湾村英勇抗日事迹后,派其秘书送到龙湾村的。匾额送到村里时,吴乌森已身受重伤,不久就离开人世。
  据史料记载,1942年12月21日,驻守在龙湾村的乌部获得情报,日伪军要前来进犯,随即通知全村老幼转移到邻近的福建省诏安县境内,然后动员组织全村200多名青年与乌部将士一起,准备战斗。
  当天日伪军1000多人,从柘林湾登陆围攻龙湾村。经过反复几次激战,日伪军打进了村子,但也付出了数十人被打死的代价。而我方村民也被打死23人,被烧毁房屋107间,大量物资被抢夺。由于乌部和村里青年的顽强抗战,日伪军当天不敢留在龙湾村,撤回柘林。
  第二天清晨,吴乌森率领战士驻扎在村子南侧水沟顶上的古坟埔,正集中吃早餐,忽然发现日军占领了对面的鲤鱼山头,似乎已发现乌部驻地。日伪军此时正运动兵力向山下东侧的蔗林包围,与掩蔽在那里的乌部战士激战。而日伪军的另一支兵力正迅速向古坟埔冲来。
  大敌当前,吴乌森率领战士顽强抗击。他自已握着轻机枪,向敌军猛烈扫射。在乌部的猛烈反击下,敌军被迫撤退。但当吴乌森握着机枪跳回沟下时,遭到了鲤鱼山上敌军机枪的扫射。一颗子弹从他的右腹射入,从左腹穿出,他不由自主地栽倒在沟里。
  “当时大家看到,肠子都流出来了。”吴承效老人说。但受伤后的吴乌森在简单包扎后,仍然要求战士继续杀敌,“千万不要让鬼子再进村!”
  看到吴乌森身受重伤仍不顾自己,要求战士继续战斗,乌部的战士们怀着愤慨之情,向敌军发起了猛攻。余英豪、李野率战士从海上登陆向鲤鱼山发起进攻,在鲤鱼山东侧的吴武池也率队攻向山头,此时杨短手带着大港乡的抗日队伍也赶到,向鲤鱼山发起进攻。日伪军发现三面受敌,形势不妙,遂登上大肚山,向柘林方向溃退。
  据记载,此役共打死敌军50多人,其中有两名日本尉官,有力地阻止了敌人的疯狂进犯。而我方将士也伤亡惨重,特别是吴乌森身受重伤后壮烈牺牲,使乌部大受损失。
  在龙湾村,吴春为带记者观看了吴乌森故居。只见偌大一个院落已无人居住,院内芳草萋萋。但从墙体等建筑物上,仍能看出当时吴家的强盛。让记者感到奇怪的是,吴家虽宽,却是从侧旁朝北的一个小门进入。柘林湾吴春为告诉记者,由于当时房屋建造设计不合理,要建朝南的大门需占用其他村民的地方。在吴乌森的坚持下,只朝北开了一个小门出入,为的是不占用别人之地,可见一个抗日英雄爱乡护民光明磊落的品性。
  据吴春为介绍,吴乌森战死后,其妹妹与杨短手等部下仍继续顽强抗战。而吴乌森部英勇抗击日寇的事迹也在饶平民间广泛传颂。当时,“天顶雷公,地下乌森”的民谣传遍饶平各地。(引用史料来源:《饶平的抗战》,中共饶平县委党史研究室编。)
  抗日战争时间,为达到控制海上运输通道的目的,日军派出军舰入侵饶平海域,并出动战机对饶平沿海地区疯狂轰炸,日军占领之处,烧毁民房,奸淫掳掠。日军的一系列暴行,激起了当地民众的愤慨,怀着国仇家恨,当地民众纷纷拿起刀枪,掀起群众性的抗日武装斗争。以下为饶平沿海民众自发抗日的部分事迹。
  1939年9月24日,一架日机因故障降落在上东双溪嘴的沙埔上,上东、大埕的民众拿刀枪到飞机降落地点,当场打死日军1名,捕获1名。同年12月,日伪闽粤边黄大伟部从福建诏安败退到上东村,企图乘船出海逃命,该部的参谋长林知渊、秘书周定被村民捉获,周定被民众吊死在大树下,林知渊被押解往饶平县政府。从此,饶平东界人民抗敌声威大震。
  1943年2月的一天凌晨,饶平东界几百名武装群众秘密乘船渡海,一举歼灭盘踞西澳的敌军,活捉日伪军108人,日军指挥官井雨封二也被生擒。当这批日伪军俘虏被押送到饶平县城时,沿途群众拍手称快。
  1943年,澄海樟东沦陷后,钱东成为抗敌前线,沈厝乡和龙眼城乡的民众组织了“钱东民众抗敌委员会”,筹建武装队伍,并订立“一乡受敌,各乡支援”的公约。1944年1月3日成立“钱东抗日后备队”。1944年1月25日(农历正月初一),驻樟东日军妄图乘群众过春节不作戒备,集结200多个日伪军窜犯钱东。当天清晨,日伪军开至仙洲草尾一带时,乡民发现敌情后即鸣枪三声发出警报,乡中“更寮”闻警报声即敲锣、吹响螺号,乡中青壮年人按联络信号带各种武器,赶到草尾迎击日寇。民众还点燃火堆向周围乡村报警,各乡抗日队伍闻警迅速向仙洲驰援。双方短兵相接,杀声震天。战斗中,日伪军看到抗日民众数量众多,被迫灰溜溜逃走。
  1945年夏,日伪军200多人从福建溃退至饶平黄冈。杨短手率部截击,分别于古楼山荔枝园、黄冈南门、西门外公路、龙眼城村附近作战,共击毙日伪军40多名,缴获驴1匹、迫击炮1门及子弹一批。同年8月15日,杨短手率部300名,与驻于汛洲岛的1000多名日伪军浴血奋战,坚持了9日夜。此役杨短手队伍阵亡230多人。杨短手奋不顾身,带头杀开生路,仅生还60多人。(史料来源:《饶平的抗战》,中共饶平县委党史研究室编。)(潮州日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潮汕哪里好玩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