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平客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5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发表于 2021-1-30 20:21:02 | 查看: 11| 回复: 1

  “哎哎哎哎哎!喜大普奔!”宋泽夜站在同窗间得意洋洋地广而宣告,“由平遥第一才子,也就是鄙人明察暗访好几个昼夜,了解了甚多的‘君山秘史’不知各位学友可有兴趣与在下分享啊啊?友情提醒,多知道些掌故内幕有助于你成功毕业,如若不然,可又要再交一百金束脩了!”
  “老宋你可拉倒吧,你能知道什么内幕啊?”安凤霖不屑道,“你知道的还不是跟我们知道的一样。比如秋氏先祖从前是拜月教的人,秋染歌以前是少林弟子之类的,还能有什么!”
  “你当我跟你似的那么没水准?”宋泽夜瞪了他一眼,望向众听学弟子道,“有一点你们觉得奇不奇怪,苍山白日寒为什么没有女弟子?”
  “……嗯……”这个问题算是把众弟子的胃口吊起来了,无数的目光齐齐看向他,陆澜沧想了想,“是啊,我们江湖儿女从来不像那些迂腐儒生们那么守男女之大防,我从前有个师姐就是潇洒率性不让须眉的女侠。要说我们各门各派也都有女弟子,为什么君山就没有呢?”
  一九华派弟子插言道,“不但如此,秋氏也不允许其他门派让女弟子来听学。”
  “是啊,我家里本打算派我长姐来听学的,”一八卦门弟子接口道,“她的武功修为比我强多了。”
  “呵呵,都傻眼了吧!”宋泽夜冷笑道,“不招女弟子,你且往苍山白日寒的内功心法上想。”
  “内功……”陆澜沧想了半天,迟疑道,“我早听我爹说过秋氏武功讲究忘我守一,六根大定,从内到外,浑然无物。总之就是像和尚一样四大皆空就对了。”
  “所以啊,既然要四大皆空,那有男弟子又有女弟子,青春少艾血气方刚的,不就出事了吗?”
  “哦哦券商跌指数不跌——情绪回暖 下周有望迎来大阳线哦哦……哈哈哈哈……”众弟子这才明白过味儿来,指着宋泽夜兴奋地笑道,“宋兄所言极是。”
  宋泽夜被人一吹捧便兴味盎然,“虽说都是男弟子,可在下看,能入秋氏的倒都是面目端正的。这么多风雅俊秀的少年郎凑在一起,嗯嗯嗯……诸君想想吧!”
  “莫不是,莫不是……”那八卦门弟子眼睛都亮了,压低声音小声道,“这苍白白日寒里竟有真龙假凤之事?”
  “呵呵,”宋泽夜眼珠跳了几跳,“在下是家门管束得严,要不这江湖百晓生舍我其谁啊!刚才老陆说得好,这君山上的人都跟和尚似的讲究四大皆空不理红尘事,可要是真这样,为何又收了我们每人一百金束脩?看我们吃的住的,各位觉得值一百金吗?”
  众人皆默然不敢言,陆澜沧若有所思道,“吃的寡淡,住的寒酸,却是不值一百金。但我等是来求学术法,为的是抵御邪教保卫家园,若真能学成,倒也不是不值。”
  “傻货!”宋泽夜撇嘴冷笑道,“这里的弟子吃穿都那么差,根本要不了多少钱!又守着君山这么大个宝库,什么珍草异兽没有,为什么还收这么贵的学费,这里面的门道,自己琢磨去吧!哈哈哈……”
  宋泽夜仰天大笑出门而去,众弟子纷纷蝇虫逐臭般地追在后面,“宋兄,怎么回事,给我们讲讲啊……”“宋兄,还知道哪些内幕……”“宋兄……”“宋兄……”
  从那天起,宋泽夜成了众世家弟子中的核心人物,他的斋室就成了众世家弟子们清谈雅集的精舍兰亭。他们团团围坐在地上,斜倚六合泰枕,啖酒枣酥梨,饮油茶黄酒,听古轶趣闻,笑声盈耳,妙语连珠,风朗月净,坐拥满怀。果真是酒香竹影洞庭梦,笑语联翩撼君山。只是这样的聚会,他从来不邀请安凤霖和陆澜沧参加,把他们牢牢拒之门外。每日自己前呼后拥威风八面,看着那两个人可怜虫如涸辙之鲋般在众人的排挤杯葛中相濡以沫,着实让人心花怒放。
  凉月西斜,夜已阑珊,宋泽夜的斋室依旧灯火通明沸反盈天地吵蛤蟆坑。安凤霖用棉花堵住耳朵还烦躁地看不进去书,便拎着银月要冲过去理论理论密查荆棘周围结,蓼却缠枝上下盘
  林暮亭忙拦住他,“公子,他们自由监察师兄来管教,不与我们相干。”
  “我今天非要收拾收拾他们不可,整天这么闹,让不让人活了!”安凤霖气得咬牙切齿,扬声高叫道,“星宇阁了不起啊!有钱了不起啊!有本事别在这待着,去跟拜月教拼个你死我活啊!”
  “公子,公子……”林暮亭吓得脸都变色了,“公子,不能这样啊,我们灿阳山庄本来就和星宇阁不睦,公子再和他们有什么纠纷,那我……”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安凤霖更是火冒三丈,他又想起当年林暮亭被打得奄奄一息的仇恨,想起母亲多年来的白眼和谩骂,想起灿阳山庄每次武林大会时面对星宇阁的唯唯诺诺,“今儿就今儿了!我们灿阳山庄被他们压制了这么多年,今天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我就不姓安!”
  安凤霖“仓啷啷”地拔出银月就要朝屋外冲,林暮亭见阻拦不住,赶忙跪下哀求道,“公子,公子,小不忍则乱大谋,公子要顾全大局啊!”
  “你……”安凤霖虽鲁莽无智,但向来对这个从小就处处帮他又听话的小书童还是有几分关顾的,把他拉起来后脸色也和缓多了,将银月塞到他手里,“行了行了,我找陆兄聊天去!”
  亥时已过,安凤霖没回来,林暮亭不敢先睡,只得对着灯火观书以待,只盼着他不要喝酒大醉而归,不然自己又要服侍到天亮。
  门外有人轻声问询,“林小哥在吗?”
  林暮亭慌忙擦干眼泪开门,见是一小厮打扮的人,便拱手施礼,“在下就是,不知阁下有何见教?”
  “不敢不敢,在下是宋公子的小厮,日前宋公子说话口无遮拦,得罪了林小哥,心下过意不去。想到日后要同窗求学,当以和睦为要,便让在下来请您过去喝茶,宋公子要向您当面赔罪。”
  林暮亭心下一惊,料定此事没有那么简单,“宋公子太客气了。在下不过是一个下人,当不起宋公子道歉。此事等我家公子回来再说吧。”
  “林小哥说哪里话!明眼人都看出来安公子拿您当自家手足看待,您何必自谦。而且宋公子这次让在下来请您还有一事。宋公子见您身上没有佩剑,他那里倒是有好几把上古明剑,夜里欣赏如宝珠明烛一般,磊磊光华不可方物。宋公子知道您是内家子,特邀您来品鉴一番,日后好送给安公子和您一人一把,聊表倾慕之意。”
  林暮亭听见别的尚可,唯有听见宝刀利剑便心潮沸腾。没有人知道他无数次地跪在安凤霖的银月旁怯怯地抚摸着,无数次用竹枝或扫把练剑的羞愧和无奈,他做梦都想有一把剑,更盼望自己有一日能手持三尺龙泉,腹藏百万诗书,提笔安天下,策马荡青云。
  他不由自主地来到宋泽夜的斋室,一进屋便被满室的沉水香气味熏得几乎要呕出来。只见宋泽夜笑眯眯地迎上来,一把握住他的手,“暮亭兄弟,可算把你盼来了。”
  林暮亭忙后退了半步,躬身施礼道,“漏夜来访,多有打扰,万望赎罪。”
  “没事没事,是我邀请你来的,你何罪之有啊。请上座!”
  “不敢不敢。”话虽如此,林暮亭还是被按在了宋泽夜身边,任他一一询问身世年龄等,心惊胆战地慎重答”宝钗道:“使不得,妈妈别叫他去.他去了岂能劝他,那更是火上浇了油了. "薛姨妈道:“既这么样,我自己过去之。
  “暮亭兄弟虽出身寒微,但英雄不问出处。贤弟乃少年英才,如果能来我平遥星宇阁,我必会请家父细心教导,日后成就一番大业,成为武林传奇。”
  “多谢宋公子。在下不过是安氏家奴,受家主豢养提携之恩,当结草衔环以报之。宋公子美意,在下唯有来生再报。”
  “呵呵。”宋泽夜冷笑一声,复又热情道,“我虽不才,但看贤弟的身法气息,武功已远在我辈之上。我有几把剑,均为长辈所赐,虽说不敢与龙泉干将比肩,也不是俗品。今日特邀贤弟来品鉴一番,如尚能入得尊目,愚兄便赠予贤弟,宝剑赠英雄,方不辜负。来啊,将‘浮舟’呈上来。”
  林暮亭抽出剑身一看,果然如霞明霜照一般,光灼虎豹,神暗蛟龙。他轻叩剑身,居然声如雷电,轰鸣惊世。他爱不释手道,“宋公子这剑,可霜寒十四州。”
  宋泽夜含笑道,“贤弟是练家子,我若平白赠剑,也是辱没了你。不若这样,你我二人赤手空拳比试一番,就以此剑为赌注,赢者得之。不知意下如何?”
  “好。”
  月光将苍山白日寒的演武场照射得一片通明。林暮亭和宋泽夜俱临风而立。一个纤细文弱如轻云蔽月,一个威猛雄壮如狂狮啸谷。林暮亭施礼道:“宋公子请。”话音刚落,只见宋泽夜双掌一翻,一招“朝升曦霞”如流光般打来。林暮亭忙略空而起,在空中一个旋身,一招“芙蓉渌波”,挥出一片绚烂的光幕。宋泽夜身形一闪,两拳直直地飞将而出。林暮亭不避不躲,只运转真气如冰下流泉,潺湲幽咽间,一掌如浮光掠影般随心打出。不料在宋泽夜身上竟如劲风激荡,以四两拨千钧之势化作汹涌拳罡,打得宋泽夜向后猛冲一丈远,轰然倒地的瞬间竟口喷鲜血,面如死灰。
  林暮亭心中暗叫不好。他的内功因无人指导,本就属杂花野树天马行空之流,后来随着愈练愈深也更加不受控制,平日修习之时真气澎湃冲击心脉几次几乎体崩命丧。今日他明明没有使出什么力气不知为何竟使对方身受重伤!对方可是星宇阁的少阁主,身后站的可是整个平遥的庞大势力网!他越想越怕,忙跪倒请罪,“宋公子……我……我不是有心的……我……对不起……对不起……”他的身躯委顿下来,泪水悄然蓄满了眼眶。
  “林暮亭你怎么本月涨停板排行榜(7月)回事啊?我家公子说和你切磋,你怎么出手伤人啊……”一个小厮义愤填膺地指责,其他人也都众口铄金地声讨起他的“暴行”来,“我家公子宅心仁厚,诚意结交,你却毫不领情……”“你今日出手伤人,是不是你家公子,或安庄主指使的……”“我看你们灿阳山庄是诚心下我们星宇阁的面子,我们公子好意,你们却没有交好的意思……”“你们灿阳山庄就这样吧,今日纵容书童出手伤人,明日就想恃强灭了几大世家,想称霸武林是不是……”
  “没有没有……”林暮亭懊恼得血液都要凝固了,泪眼朦胧地苦苦分辩,“和我家老爷、公子没有关系……我打伤了人……怎么会牵扯到武林如何呢……你们……你们别这样说……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们……”
  “哼,惺惺作态……”“要你做什么?要你自裁谢罪你肯吗……”“要你自废武功你肯吗……”
  “我……”林暮亭从小生长在岑溪,除了安氏以外不曾接触过外界,更不曾在江湖上走动过,与人打交道完全就是一张白纸。可即便如此,他也明白自己已经是着了别人的道,如今人为刀殂我为鱼肉,只能任人宰割。如果连累安氏,自己将更是进退维谷死无葬身之地。他擦了擦眼泪心一横,“但凭宋公子处置。”
  “唉,你们这是干什么?”宋泽夜从地上站起来,“看把林贤弟都吓哭了!”他细细抚摸着林暮亭月色清辉下柔光玉腻的面庞,如抚弄掌珠珍玩一般,冰冷的手如毒蛇般滑过,“别哭了,乖,别害怕,宋哥哥怎么舍得处置你呢!”
  “宋公子……”林暮亭无比伤心地嘤咛着,“您……求您……我的事……跟我家公子无关……”
  “真是个好书童,都什么时候了,还替你家公子打掩护。”宋泽夜阴恻恻地一笑,轻轻拍了拍他的脸,“既然你这么怕我怪罪你家公子,就写个契文来,说明你今日打伤我的事与灿阳山庄无关,有字据为证,我自然不会找后账。”
  “好,我写。”林暮亭忙不迭点头,正要起身取文房”宝玉笑道:“可惜迟了,早该起个社的四宝,又被宋泽夜按住,“笔墨我的小厮们会随时戴着,方便本公子题画,只是他们今日惫懒,忘记带纸了。”
  “那……我该在何处写契文?”
  “简单啊,把你的中衣脱下来,写契文。”
  “啊?”宋泽夜的话直如一把尖刀刺入体内,林暮亭羞愤得心脏都快窒息了,“怎么可以……”
  “怎么不可以?难道你要只穿中衣回去?那样你家公子更会疑心。听话,快脱下中衣写好契文便罢了。本公子收了契文,自然不会计较。不过你再这样推三阻四的,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保不齐谁的嘴往江湖上一说,传出什么难听的都有,星宇阁和灿阳山庄的矛盾越来越大就更无法收场了!你不是不记得当年我妹妹和你家公子当年的恩怨吧?唉,如果事情真涉及到两大世家,我真不知道你回去后你家老爷和夫人会如何处置你!”
  林暮亭看着四周那不怀好意的淫邪的眼神,眼泪又屈辱地盈上来,他驱转内力强忍着不许落下,缓缓解开衣带,脱下外衫和中衣。无瑕的月光如水般划过他的身体,只见他青丝墨染,肤凝羊脂,似樱花般婉转绽放,又如牡丹般雍容不迫。这样的身体在泪水的洗濯下既有绝伦的妙态,又那么冰清玉洁,如风雨中震落天际的飞鸿,再贪婪的豺狼也不忍心举起利爪钢牙。
  林暮亭写好契文,穿好衣服,蹒跚离去。他回到斋室时,只觉得浑身要被榨干,疼得如鞭打凌迟一般。安凤霖见他9.23酋长读股——拐点已现、及时布局,迎接随时出的大级别反弹。光伏龙凤呈祥,双良股份开拓高度,博晖创新引领主流核心。发丝凌乱双目红肿,忙拉着他的手问道,“怎么了?被谁欺负了?”
  “无事。”林暮亭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却有半杯洒在桌子上,他也无心计较,只躺在床上和衣侧卧,“公子,早点睡吧。”
  安凤霖看了他半晌,“暮亭,你有事就跟我说行吗?”
  “我没有……”林暮亭的眼泪又沉默地荡漾而出,“公子待我……恩重如山……我只恐……不能报答……一二……”       核心指数都创新高了,周期行情要分化了?。忽听得那里叫声:“师父!师父!你在那方言语也?”原来那孙大圣与八戒沙僧,牵着马,挑着担,一夜不曾住脚,穿荆度棘,东寻西找,却好半云半雾的,过了八百里荆棘岭西下,听得唐僧吆喝,却就喊了一声。”一面说,一面伏在他母亲怀里笑说:“咱们走罢。创业板注册制IPO改革跟踪:密集审核节奏持续后台技术系统即将就绪。鬼使启上道:“李翠莲归阴日久,尸首无存,魂将何附?”阎王道:“唐御妹李玉英,今该促死;你可借他尸首,教他还魂去也。大盘见顶了吗。感觉创业板低价股达到了高潮!。

4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发表于 2021-1-30 20:42:00
必须顶起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