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平客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0

积分

0

好友

2

主题

发表于 2021-2-22 15:21:08 | 查看: 22| 回复: 1
一切还要从开学初的一次吵架说起。
  吵架的地点在A市赫赫有名的贵族学校,嘉仁国际学校的西操场。
  学校的西操场正对着停车场的大门,操场左侧是一条宽阔的柏油马路,再往左,是一个由八对球架组成的大篮球场。马路两侧被高大的绿色铁丝网围着,将操场和篮球场隔在铁丝网的两侧。
  每逢周末家长来接送学生,必经的这条马路总是人满为患,整个西操场一下午都熙熙攘攘车水马龙人流不绝。
  田雨的世纪大战就发生在紧邻西操场的小学部的接待处。
  那是一个下午,家长们接走学生之后,偌大的操场就像退了潮的海滩寂静而萧条。
  操场一角,一个穿着学校统一配发校服的小女生,正缠着田雨给她讲关于太阳的故事。
  “然后呢。”
  “然后后羿就回家了。”
  “然后呢?”
  “然后他们就过着幸福的生活。”
  “然后呢?”
  “然后,然后就没有了。”
  ……
  太阳像个受伤的老头缓缓爬到山那边,余晖一闪而过,夜幕款款而来。
  “田老师,Dad怎么还没有来?”感觉到孩子的手紧紧攥着自己的手,田雨心底不禁闪过一丝酸楚,她蹲下,认真帮孩子捋了捋额头被晚风吹乱的刘海。
  “再等等,你爸爸一会儿就来。”田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颇没底气。
  整整两个多星期,每次例行打电话,都是一个叫“艾瑞克”的人接听,她还没有和这个孩子的爸爸——她唯一的监护人,通过一次电话。
  十一月的A市已经很凉了, 田雨拉过小女孩的手,送到嘴边呵了呵气,又帮她搓了搓。
指数探底回升,热点情绪也来了,把握机会  “我们回去等吧,你爸爸来了会给老师打电话的。”
  小女孩瞪着湖蓝色的大眼睛,盯着田雨看了一会儿,然后就一如既往地、坚定地摇头。
  夜风穿过操场对面的山峦,树木如影带着一阵古怪的呜咽将这一大一小缓缓淹没。
  孩子单薄的小身体在夜风中瑟瑟发抖,田雨搓搓手,解开大衣的扣子把她裹进了怀里。
  当汽车发动机的声音终于隔着薄薄的夜幕传来时,田雨已经带着小女孩在西操场等了足足五个小时。
  孩子死活不回去,饭也不吃,非要在这里等。
  这个孩子固执起来根本不听别人的话,她没办法,只好陪着等。
  乌漆车门在路灯下缓缓打开,田雨紧跟着小女孩的脚步快步走向车门,车子里的暖气扑面而来,她才发觉自己浑身都冻麻木了。
  车上下来两个男人,一高一矮。
  矮个子男人西装革履,慈眉善目,大鼻子上面一双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冲田雨含笑点头。
  高个子男人……
  田雨最先看到的是一双咖色半长筒皮靴,牛仔裤,再上面是纯黑立领长大衣,咖啡色针织围巾,医用口罩,墨镜(竟然有人在晚上戴墨镜???!!!),咖啡色鸭舌帽,还有……搂在小女孩腰间的纯黑皮手套。
  浑身上下,看不到一点属于人的东西!
  田雨完全被惊呆了,微张着嘴怔在原地。
  “Dad——Dad——”孩子用力甩脱她的手,冲到那个不像人的“人”那里。

  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矮个子男人正扶着车门,高个子男人已经抱着孩子钻进去半个身子了。
  更让她吃惊的事,是在她错愕了几秒钟之后发生的。
  这是一个中途插班的孩子,自从到了她的班级就麻烦不断,不吃、不睡、不上课,在几个有门道的老师手里转了一圈之后,皮球被踢到了菜鸟田雨手里。
  这段时间,她被这个孩子折腾得心力交瘁,可操了这么久的心,家长看到老师竟然像没看到一样!
  看到那个背对着她的家长,一股火在田雨心底腾地燃了起来。
  竟然有这种连基本的礼貌都不懂的家长!?
  竟然有这样的人!?
  她在这个空荡荡的大操场上足足等了五个小时,吹了五个小时的西北风,而这两个人见到她,竟然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
  田雨深深吸了一口气,心里默念着别生气别生气,一句话却脱口而出,“先生,请您等一下!”话一出口,她才发现情绪真是一件难以控制的事。
  夜色中,那个高大英挺的后背微微一怔,随后竟又往车里钻了钻。
  田雨心想,“如果他敢就这么走,她豁出去不干了,也要把这辆该死的车拦住。
  重要的是:要臭骂这两个该死的人一顿。”
  还好,他是确认孩子的安全带有没有扣好——至少还算一个不错的爹!
  田雨的心绪稍稍平复时,就又被高个子男人一系列的动作气到了极点。
  他从车里退出来,谨慎地关好车门,竟然还确认了一下有没有锁好。
  这也倒罢了,他居然理也不理田雨,径直走到前排,低头跟矮个子男人交代了几句才转过头来,一手扶着车门,一手紧了紧脖子上的大围巾看向田雨。
  黑夜,大墨镜,浑身散发着异样的警惕。
  田雨根本看不清那个人是什么表情,只看到他的脑袋对着自己的方向,应该是对她刚才的话做出的回应。
  果然,一个冷静而警惕的声音缓缓响起,“请问,有什么事?”
  田雨就要气炸了,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了这样的轻视,她重重吸了两口冷空气才勉强压下一腔怒火,她尽量保持平静,走到对方跟前,掏出口袋里的笔和纸,递到他眼前,“签字。”
  就在这时候,她听到那个男人冷冷地哼了一声,轻而短促。
  像是早就猜到创业板综指新高!尾盘拉升暗示资金怕踏空!她会这么做似的,回给她的是那种早就准备好的了然于胸的轻视。
  如果他不说接下来的那句话也就算了,田重要阻力尽在眼前,能否突破就看本周雨也认了,谁让自己好心呢,活该被冻了五个小时之后,还被人家莫名其妙地看不起。
  可那个人冷漠而镇定地冲她说了句,“只签名,不合影。”
  田雨先是愣了一瞬,反应过来他说的意思之后,一股猛火腾地冲到了脑袋顶,她的手不受控制地伸出去一把夺过男人手里的纸条,由于用力太猛连带着把他手里的笔也拽掉了。
  吧嗒一声——
  纯黑色皮手套里的签字笔掉到了地上,在宁静的夜晚声音居然是脆的。
  “你,想做什么……”
  那个男人被田雨突然的举动惊到了,扶着车门的手微微一收不讲武德!说的就是咱们A股。,好像生怕她这个疯女人再冲上来做出什么过分的事。
  田雨气急了,怒瞪着这个男人,感觉肩膀都在颤抖,心一横想着豁出去了。
  “陈先生,您大概是弄错了,我个人对您的签名毫无兴趣,请您看清楚,刚刚给您的是学校统一印制的家长接送学生记录单,并不是什么精心准备的签名册。我个人对那种完全认不出横竖撇捺的签名从来不感兴趣,我也从不认为和一个陌生人合个影能对我的人生产生什么翻天覆地的影响,哪怕是美国总统,他想跟我合影我也得考虑考虑。”
  她看了一眼立在她面前,木得像一栋没有生气的建筑物一样的男人从哲学高度分析,到底应不应该继续发展房地产?,接着道,“也可能是我错怪您了,您的墨镜太暗,刚刚大概没看清楚。我需要的不是您的签名,而是作为家长接送学生的签字。我要您签字,并不是因为您特殊,而是每个来接学生的家长都要在接送单上签字,请您放心,我不会私藏这份签字,这些接送记录都是要送到小学部统一归档的,到了那里,或许真的会有某个老师把您的珍贵签名收藏起来,但那个人肯定不是我。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铸就了您多疑的心理,让您觉得每一个靠近您的人都是别有用心的,都想从您身上捞到什么好处,我也不明白是什么样的原因使得您理所当然得认为您的签名对我来说很珍贵,我为得到这个签名就应该对您感激涕零,崇拜您的人是不是这样想我不知道,我只想告诉您:陈先生,我不崇拜您,”说到这里,田雨不由得冷笑了一声,“因为我实在搞不明白一个从头包裹到脚,浑身上下看不到一点皮肤的人,有什么值得我崇拜的。或许,是这么晚了我依旧等在这里的举动让您误会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应该给您道歉,并且有义务当面向您澄清,今天是学校统一的接送日,小学部下午一点半放学,按照学校规定三点以后家长还没有到的,就把学生送到留校生宿舍,由值班老师负责看管并联系迟到的家长。我不知道您是否听明白了,今天下午三点我已经下班了,”
  她低头看了看手表,“现在是晚上八点二十一分,我在下班时间陪您的孩子在这个操场吹了五个小时二十一分钟的冷风,原因是您的孩子坚持要在这里等您,我愿意陪她在这里等五个小时绝不是因为您的个人魅力,而是因为我师德高尚,不忍心看到一个被家长甩在陌生学校,盼了两个多星期却没有接到家长一个电话的六岁孩子,我愿意心疼这个孩子,和对她监护人的崇拜没有任何对等关系。”说到这里,田雨的声音不自觉就有点哽咽,她弯腰捡起地上的笔,把手里揉成一团的纸条展开,抹平,重新递到那个男人面前,“陈先生,请您仔细看清楚,并在家长接送栏填上您的姓名和今天的日期,我要下班了,我还没有吃晚饭。”
  那个人依旧倚着车门一动不动,田雨这才发现他竟然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没动过。
  良久的沉默之后,她听到一句不敢相信的话,异常平淡镇定的语气,“我会按分钟付费给你。”
  医用口罩后面的冷静低沉男音,在夜风周末利好消息频出,下周坚决看多!里带着幽深的回音——竟然很好听。
  他转身的一瞬田雨还是叫住了他,“请签字,如果不签,我就通知保安AG6699这辆车子不能放行。”
  医用口罩后面发出一声轻哼,“没人能拦得住这辆车子。”
  “那我就报警,说这里有人假冒家长拐卖儿童。”田雨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摸手机,拿出手机正要拨号,那人已经签好名字把纸条递到她跟前了。
  田雨一把拽过男人手里的纸条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又回过头,“陈先生,我还要多嘴一句,今天的晚饭不要让Nicole吃得太多,饮食尽量清淡不要太油腻,不要吃油炸食品,最好能喝点清粥,希望您能尽快带您的女儿去检查一下身体,她已经两个星期没有好好吃饭睡觉了,她来学校时体重23公斤,现在只有19.3公斤,不知道您刚才抱她的时候有没有发觉。还有,整整两个星期,您的孩子没有在教室里上过一节课。请您不要责怪我没有及时通知您,从Nicole转到我的班级的两个星期里,我一共给您打过19次电话,其中4次关机,6次呼叫转移,9次是由一个叫‘艾瑞克’的人接的,他告诉我Nicole的家长不能接我的电话,也无法前来。”
  田雨盯着面前一动不动的黑影,继续道:“还有,我怀疑您的女儿是想通过绝食来达到让家长接她回家的目的,一个6岁的孩子能固执地坚持这么久,我毫不怀疑她之前一定通过这种方式达到过不少次目的,作为她的班主任,我有义务提醒您,这是一种很危险的教育方式,会对孩子的性格行程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希望能引起您的重视。另外,我觉得我有义务给您讲一下学校的规章制度,您大概还不清楚,我们学校有一部专供家长投诉教师的校长在线,电话号码是xxxxxxxx,我是小学部一年级二班的班主任,我叫田雨,对于我刚才的行为如果您有异议可以打电话投诉我,再见陈先生。”
  田雨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身后寂静的西操场,久久没有响起关门声和汽车发动机的声音。       ”陈老闻言,满心欢喜,即命安排斋供。让我持续在创业板2板获利的绝杀技巧。改变就从这开始吧。刚刚,北上资金紧急抢筹A股!最新国家队重仓股曝光,二季度股价涨幅惊人。”说着,便找手帕子要揩拭。黛玉便用自己的帕子替他揩拭了,口内说道:“你又干这些事了。干也罢了,必定还要带出幌子来。便是舅舅看不见,别人看见了,又当奇事新鲜话儿去学舌讨好儿,吹到舅舅耳朵里,又该大家不干净惹气。”宝玉笑道:“你就家去才好呢,我还替你留着好东西呢。”王夫人问:“芸哥呢?"众人回说不知道。巧姐屋内人人瞪眼,一无方法。王夫人也难和邢夫人争论,只有大家抱头大哭。  有个婆子进来,回说:“后门上的人说,那个刘姥姥又来了。

21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发表于 2021-2-22 15:50:34
希望大家多关注一下,最底层的声音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